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历代文赋

登大雷岸与妹书

南朝·宋·鲍照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1 09:22: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1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吾自发寒雨,全行日少。加秋潦浩汗,山溪猥至。渡泝无边,险径游历。栈石星饭,结荷水宿。旅客贫辛,波路壮阔。始以今日食时,仅及大雷。途登千里,日逾十晨,严霜惨节,悲风断肌,去亲为客,如何如何!

  向因涉顿,凭观川陆,邀神清渚,流睇方曛。东顾三洲之隔,西眺九派之分。窥地门之绝景,望天际之孤云。长图大念,隐心者久矣。

  南则积山万状,争气负高,含霞饮景,参差代雄,凌跨长陇,前后相属。带天有匝,横地无穷。东则砥原远隰,亡端靡际,寒蓬夕卷,古树云平。旋风四起,思鸟群归。静听无闻,极视不见。北则陂池潜演,湖脉通连。苎蒿攸积,菰芦所繁。栖波之鸟,水化之虫,以智吞愚,以强捕小,号噪惊聒,纷纫其中。西则迴江水指,长波天合。滔滔何穷,漫漫安竭!创古迄今,舳舻相接,思尽波涛,悲满潭壑,烟归八表,终为野尘,而是注集,长写不测。修灵浩荡,知其何故哉!

  西南望庐山,又特惊异。基压江潮,峰与辰汉连接。上常积云霞,雕锦缛。若华夕曜,岩泽气通,传明散綵,赫似绛天。左右青霭,表里紫霄。从岭而上,气尽金光;半山以下,纯为黛色。信可以神居帝郊,镇控湘汉者也。若潨洞所积,溪壑所射,鼓怒之所豗击,涌澓之所宕涤,则上穷获浦,下至狶洲,南薄燕辰,北极雷澱,削长埤短,可数百里。其中腾波触天,高浪灌日。吞吐百川,写泄万壑。轻烟不流,华濎振沓。弱草朱靡,洪涟陇蹙。散涣长惊,电透箭疾。穹溘崩聚,坻飞岭覆。回沫冠山,奔涛空谷。碪石为之摧碎,碕岸为之齑落。仰视大火,俯听波声,愁魄胁息,心惊慄矣!

  至于繁化殊育,诡质怪章,则有江鹅、海鸭、鱼鲛、水虎之类,豚首、象鼻、芒须、针尾之族,石蟹、土蜂、燕箕、雀蛤之俦,拆甲、曲牙、逆鳞、反舌之属:掩沙涨,被草渚;浴雨排风,吹涝弄翮。夕景欲沉,晓雾将合,孤鹤寒啸,游鸿远吟;樵苏一叹,舟子再泣。诚足悲忧,不可说也!

  风吹雷飙,夜戒前路。下弦内外,望达所届。寒暑难适,汝专自慎!夙夜戒护,勿我为念!恐欲知之,聊书所睹。临途草蹙,辞意不周。

  【释题】

  宋文帝永嘉十六年(公元439),临川王义庆出镇江州,引鲍照为佐吏。是年秋,鲍照从建康(今南京)西行赶赴江州,至大雷岸(今安徽望江县附近)作此书致妹令晖。书中描绘了九江、庐山一带山容水貌和云霞夕晖、青霜紫霄的奇幻景色;表达了严霜悲风中去亲为客、苦于行役的凄怆心情,结尾转为对妹妹的叮嘱与关切,具有浓厚的抒情意味。

  【注释】

  秋潦:秋雨。浩汗,大水浩浩无边的样子。

  猥(wěi委):多。猥至,指秋雨后山溪水多流入江。

  泝(sù素):同“溯”,逆流而上。

  栈石:指在险绝的山路上搭木为桥而过。栈,小桥。

  结荷:结起荷叶为屋。水宿:歇宿在水边。亦言行旅之苦况。

  波路:水路。

  日食时:即午饭时。《汉书?淮南王安传》:“(上)使为《离骚传》,旦受诏,日食时上。”

  涂:道路。登,走;行进。

  踰:即“逾”,越过。两句谓已走了千里路,过了十天。按自建康至大雷岸,实际上行程不足千里。这里是约数。

  惨:疼痛。这里用作动词。节:关节。

  涉顿:徒步过水曰“涉”。住宿歇息称“顿”。

  遨神:骋目娱怀。清渚:清流中的洲渚。流睇:转目斜视。曛:黄昏。

  五洲:长江中相连的五座洲渚。《水经注?江水》:“(轪县故城)城在山之阳,南对五洲也。江中有五洲相接,故以五洲为名。”九派:指江州(今九江)所分的九条水。又因之称流经江州附近的长江。郭璞《江赋》:流九派乎浔阳。”

  地门:即武关山。《河图括地象》云:“武关山为地门,上与天齐。”

  长图大念:即宏图大志。

  隐心:动心。

  负气:恃着气势。

  含霞:映衬着鲜艳的朝霞。饮景:闪射着灿烂的阳光。景,太阳。

  淩(líng灵):亦作“凌”,逾越。陇,田梗。

  带:这里用作动词,即“围起”之意。匝(zā扎)环绕一周。

  横地:指群山横亘大地。

  砥:磨刀石。隰(xí席):低下之地。

  亡(wù无):通“无”。靡:没有。

  寒蓬夕捲:蓬草遇风则飞旋捲去。

  陂(pí皮)池:水塘。潜演:潜流。演,长长的水流。

  苧(zhù柱)蒿:苧麻和蒿草常生水边。攸积:所积。

  菰(gū姑):俗称“茭白”。

  疆:同“强”。

  惊聒(guō郭):惊扰嘈杂。

  回江:曲折的江水。永指,永远流向远方。

  天合:与天相连。

  舳舻(zhúlú逐卢):船尾和船头。

  壑(hè):山谷。

  八表:八方以外极远的地方。野尘:天地间的尘埃。两句语本《庄子?逍遥游》:“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有幻灭无常之想。

  写:同“泻”。

  修灵浩荡:语出《离骚》:“怨灵修之浩荡兮。”修灵,指河神。

  基:山基。

  辰汉:星辰天汉。

  雕锦缛:形容云霞的绮丽绚烂。

  若华:若木之花。《淮南子?坠形训》:“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此指霞光。

  气通:雾岚连成一片。

  传明:闪射光明。

  赫:火光红艳。绛:大红色。

  霭:烟气。

  紫霄:庐山高峰名。

  气尽:烟岚散尽。

  黛色:青苍色。

  神居帝郊:神仙、天帝的居处。

  潨(cóng从):小水汇入大水。洞:疾流。

  溪壑:山谷间溪水。

  豗(huī灰):相击。

  澓(fú伏):洄流。宕涤:摇荡;激荡。

  荻浦,长满芦的水滨。

  狶(xī希)洲:野猪出没的荒洲。狶,同“豨”,猪。

  薄:迫近。辰,“派”的本字,水分流处。

  淀:浅湖。

  削长埤(pí皮)短:意谓对众多河流湖泊加以削长补短。埤,增益。

  高浪灌日:形容波浪翻腾之高。

  涾(tà沓):水沸溢。

  朱:同“株”,株干。这里指草茎。靡:披靡,倒伏。

  蹙(cù促):追近。句谓大水迫近田陇。

  散涣:波浪崩散。涣,水盛貌。

  透、疾:均指迅速。

  穹溘(kè客)浪峰。穹,高大。溘,水花。

  坻(dǐ底):河岸。复:倒复。

  回沫:回迸的水花飞沫。冠山:谓水势逾山。

  空谷:扫空山谷。空,用作动词。

  砧(zhēn真)石:河边的碪衣石。

  碕(qí奇)岸:弯曲的河岸。齑(jí跻)落:变成碎末飞落。齑,切成细末的腌菜。

  大火:星名。即心宿二。

  愁魄:因发愁而动魂魄。胁息,屏住呼吸。胁,通:“翕”,敛缩。

  慓(piào票):迅速。

  繁化殊育:指各种生物的繁殖蕃衍。

  诡质:奇异的躯体。怪章:怪诞的外表。

  江鹅:《本草》引《释名》:“鸥者浮水上,轻漾如沤也,在海者名海鸥,在江者名江鸥,江夏人讹为江鹅也。”海鸭:《金楼子》:“海鸭大如常鸭,斑白文,亦谓之文鸭。”鱼鲛:《山海经》:“荆山,漳水出焉,东南流,注于睢。其中多鲛鱼。”注:“鲛,鲋鱼类也,皮有珠文而坚,尾长三四尺,末有毒,螫人。”水虎:《襄沔记》:“沔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甲如鳞鲤、秋曝沙上,膝头如虎掌爪,常没水,名曰水虎。”

  豚首:郭璞《江赋》:“鱼则江豚海豨。”注:“《临海水土记》曰:“海豨(猪),豕头(豚首)、身长九尺。”象鼻:《北史》云:“真腊国有鱼名建同,四足无鳞,鼻如象,吸水上喷,高五六十丈。”芒须:王隐《交广记》:“吴置广州,以滕修为刺史,或语修,虾须长一丈,修不信,其人后至东海,取虾须长四丈四尺,封以示修,修乃服之。”针尾:据《山海经》注云,鲛鱼“尾长三四尺,末有毒,螫人。”

  石蟹:《蟹谱》:“明越溪涧石穴中,亦出小蟹,其色赤而坚,俗呼为石蟹。”土蚌:《说文》:“蚌,蜃属,老产珠者也,一名含浆。”燕箕:《兴化县志》:“魟鱼头圆秃如燕,其身圆褊如簸箕,又曰燕魟鱼。”雀蛤:《礼记》:“季秋之月,雀入大水为蛤。”

  折甲:鳖,甲鱼。《宁波志》:“鲎形如复斗,其壳坚硬,腰间横纹一线,软可屈摺,每一屈一行。”曲牙:《函史》引《物性志》:“形似石首鱼,三牙如铁锯。”逆鳞:王旻之《与琅琊太守许诚言书》:“贵郡临沂县,其沙村逆鳞鱼,可调药物。逆鳞鱼仙经谓之肉芝。”返舌:《释文》:“反舌,蔡伯喈云:虾蟆。”以上“江鹅”至“返舌”等十六种水生动物,有的实有其物,有的是神话传说中的名称,故难一一考实。

  沙涨:沙滩。

  被:此处意为躲避。

  吹涝:吐着水。弄翮(hé核):搜理毛羽。翮,羽毛。

  寒啸:哀鸣。

  樵苏:樵夫。苏,取草。

  舟子:船夫。以上四句,暗示自己“去亲为客”的悲凉情怀。

  飙:风暴。

  戒:提防。前路:前途。

  下弦:月亮亏缺下半的形状。指二十三、四日。《诗经?小雅?天保》孔颖达《正义》云:“至十五、十六日,月体满。”“从此后渐亏,至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亦正半在,谓之下弦。”

  届:至。

  夙(sù素)夜:早晚。

  涂:同“途”。蹙:急促。

  【译文】

  我自从冒着寒雨出发,整天赶路的日子很少,加上秋天的雨水浩漫无边,山间溪水大量流入长江,逆流而上行驶在宽阔无边的江面,游历在险绝的路上,在栈道上、星光下吃饭,结荷叶为屋歇宿在水边。旅途行客的贫苦艰辛,水路的壮阔漫长,所以直到今天午饭时,才到达大雷岸。路途行程千里,日子过了十天。凛冽的寒霜刺痛骨节,悲凉的秋风割人肌肤。离开亲人成为行客,心情是何等的悽怆!

  前些日子因为且行且宿,凭览河川与陆地;骋目娱怀于清流中的洲渚,纵目远眺黄昏的景色;向东回顾有五洲之隔,向西眺望江有九道之分。看地门的绝妙奇景,望天边的冉冉孤云。宏图大志,激发于心已经很久了!南面重重叠叠的山峦呈现各种形状,负恃着气势竞相比高,映含着鲜艳的朝霞、闪射着灿烂的阳光,峰峦高低错落迭递着争高称雄,超越田中高高隆起的长陇,前后相连,可以环绕天边一周,横亘着大地无穷无尽。东面则是磨刀石一样平坦的原野、越远越低,无边无际。寒风中的蓬草在黄昏时捲起,高大的古树上与云平。旋风四面而起,思念故巢的鸟成群而归。静听风声却又寂然无闻,极目凝视鸟却不见。北面则是陂塘水泽和潜流,与湖水水脉相通。苧麻、蒿草积聚,菰米、芦苇丛生。栖息在水上的鸟,水中的鱼,智者吞吃愚者,大的捕捉小的,呼号噪叫、惊扰嘈杂,在水泽中纷纷攘攘。西面则是曲折的江水永远流淌,浩淼的水波与天相连。长流滔滔哪得穷尽、浩浩荡荡怎会枯竭!从古至今,行船前后相接。乡思全都溶入了波涛,悲怆填满了深潭丘壑。烟云飞归八极之外,最终化为天地间的尘埃。而江河奔腾汇集,永远东流不可捉摸。江河浩荡,知道它是什么原因呢!

  转向西南望见庐山,独立雄峙更令人惊异。山脚压着大江的潮水,峰顶与星辰天汉相接。上面常常堆积着云霞,犹如雕锦缛采。夕晖映射出若木之花般的霞光,山岩与水泽上的雾岚连成一片,闪烁着光辉散下绚烂的彩霞,赫赫的光焰把天空照得一片通红。两旁升腾的青霭,环绕着紫霄峰周围。由山岭而上,雾岚散尽的山顶闪射出一片金光。半山腰以下,纯粹是青苍的黛色。庐山确实可以凭借天神的威力,镇守控制着湘江、汉水流域。至如小水积聚汇入大水迅疾地奔流,山谷间溪水喷射,象憋着怒气那样互相撞击,洄流奔涌般激荡,则上穷尽于荻浦,下至于狶洲,南面迫近于燕,北面穷极于雷淀,削长补短,水流可至数百里。其中翻腾的波浪碰到天穹,高高的浪花灌进红日,吸进吐出百条河川,奔泻腾泄于千岩万壑。波上轻烟水雾凝聚而不流动,如华丽的鼎中水在沸溢。细弱的岸草茎叶从水披靡,巨浪渐渐迫近了田陇。巨浪崩散常常令人惊恐,象闪电般穿越、飞箭般迅疾。浪峰一会儿聚起一会儿跌碎,简直要把河岸冲走使山岭颠复。回迸的飞沫高过山顶,奔腾的江涛扫空山谷。

  河边的擣衣石被撞击得粉碎,曲折的河岸被冲刷成碎末飞落。抬头仰看天上的火星,低头俯听水上的波声,恐惧得使人屏住了呼吸,急疾得使人魄悸而心惊。至于繁殖蕃衍的各种水生动物,大都有奇异的躯体怪诞的外形,有江鹅、海鸭、鱼鲛、水虎之类,有豚首、象鼻、芒须、针尾之族,有石蟹、土蚌、燕箕、雀蛤之辈,有折甲、曲牙、逆鳞、返舌之属。遮掩在逐浪的沙滩上,躲避在长满草的洲渚边,浴沐在雨中并列迎风,吐着水沫、梳理着毛羽。在夕阳就要西沉,晨雾即将弥漫之际,孤鹤在寒风中悲鸣,游荡的鸿鹄在远处哀吟,砍柴取草的人一声叹息,船夫再次哭泣,游子的心实在非常悲怆忧愁,非言语所能表达。

  风吹送着雷霆狂飙,夜间必须提防前途。本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前后,可望达到目的地。冷暖难以调适,你务必自己当心。早晚当心保重,不要为我挂念。恐怕你想知道我旅中的近况,故聊且写下我的所见所感。途中匆匆草就,措辞达意恐或不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登大雷岸与妹书

发布时间: 2015-06-11 09:22:00
信息类别: 历代文赋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5489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1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吾自发寒雨,全行日少。加秋潦浩汗,山溪猥至。渡泝无边,险径游历。栈石星饭,结荷水宿。旅客贫辛,波路壮阔。始以今日食时,仅及大雷。途登千里,日逾十晨,严霜惨节,悲风断肌,去亲为客,如何如何!

  向因涉顿,凭观川陆,邀神清渚,流睇方曛。东顾三洲之隔,西眺九派之分。窥地门之绝景,望天际之孤云。长图大念,隐心者久矣。

  南则积山万状,争气负高,含霞饮景,参差代雄,凌跨长陇,前后相属。带天有匝,横地无穷。东则砥原远隰,亡端靡际,寒蓬夕卷,古树云平。旋风四起,思鸟群归。静听无闻,极视不见。北则陂池潜演,湖脉通连。苎蒿攸积,菰芦所繁。栖波之鸟,水化之虫,以智吞愚,以强捕小,号噪惊聒,纷纫其中。西则迴江水指,长波天合。滔滔何穷,漫漫安竭!创古迄今,舳舻相接,思尽波涛,悲满潭壑,烟归八表,终为野尘,而是注集,长写不测。修灵浩荡,知其何故哉!

  西南望庐山,又特惊异。基压江潮,峰与辰汉连接。上常积云霞,雕锦缛。若华夕曜,岩泽气通,传明散綵,赫似绛天。左右青霭,表里紫霄。从岭而上,气尽金光;半山以下,纯为黛色。信可以神居帝郊,镇控湘汉者也。若潨洞所积,溪壑所射,鼓怒之所豗击,涌澓之所宕涤,则上穷获浦,下至狶洲,南薄燕辰,北极雷澱,削长埤短,可数百里。其中腾波触天,高浪灌日。吞吐百川,写泄万壑。轻烟不流,华濎振沓。弱草朱靡,洪涟陇蹙。散涣长惊,电透箭疾。穹溘崩聚,坻飞岭覆。回沫冠山,奔涛空谷。碪石为之摧碎,碕岸为之齑落。仰视大火,俯听波声,愁魄胁息,心惊慄矣!

  至于繁化殊育,诡质怪章,则有江鹅、海鸭、鱼鲛、水虎之类,豚首、象鼻、芒须、针尾之族,石蟹、土蜂、燕箕、雀蛤之俦,拆甲、曲牙、逆鳞、反舌之属:掩沙涨,被草渚;浴雨排风,吹涝弄翮。夕景欲沉,晓雾将合,孤鹤寒啸,游鸿远吟;樵苏一叹,舟子再泣。诚足悲忧,不可说也!

  风吹雷飙,夜戒前路。下弦内外,望达所届。寒暑难适,汝专自慎!夙夜戒护,勿我为念!恐欲知之,聊书所睹。临途草蹙,辞意不周。

  【释题】

  宋文帝永嘉十六年(公元439),临川王义庆出镇江州,引鲍照为佐吏。是年秋,鲍照从建康(今南京)西行赶赴江州,至大雷岸(今安徽望江县附近)作此书致妹令晖。书中描绘了九江、庐山一带山容水貌和云霞夕晖、青霜紫霄的奇幻景色;表达了严霜悲风中去亲为客、苦于行役的凄怆心情,结尾转为对妹妹的叮嘱与关切,具有浓厚的抒情意味。

  【注释】

  秋潦:秋雨。浩汗,大水浩浩无边的样子。

  猥(wěi委):多。猥至,指秋雨后山溪水多流入江。

  泝(sù素):同“溯”,逆流而上。

  栈石:指在险绝的山路上搭木为桥而过。栈,小桥。

  结荷:结起荷叶为屋。水宿:歇宿在水边。亦言行旅之苦况。

  波路:水路。

  日食时:即午饭时。《汉书?淮南王安传》:“(上)使为《离骚传》,旦受诏,日食时上。”

  涂:道路。登,走;行进。

  踰:即“逾”,越过。两句谓已走了千里路,过了十天。按自建康至大雷岸,实际上行程不足千里。这里是约数。

  惨:疼痛。这里用作动词。节:关节。

  涉顿:徒步过水曰“涉”。住宿歇息称“顿”。

  遨神:骋目娱怀。清渚:清流中的洲渚。流睇:转目斜视。曛:黄昏。

  五洲:长江中相连的五座洲渚。《水经注?江水》:“(轪县故城)城在山之阳,南对五洲也。江中有五洲相接,故以五洲为名。”九派:指江州(今九江)所分的九条水。又因之称流经江州附近的长江。郭璞《江赋》:流九派乎浔阳。”

  地门:即武关山。《河图括地象》云:“武关山为地门,上与天齐。”

  长图大念:即宏图大志。

  隐心:动心。

  负气:恃着气势。

  含霞:映衬着鲜艳的朝霞。饮景:闪射着灿烂的阳光。景,太阳。

  淩(líng灵):亦作“凌”,逾越。陇,田梗。

  带:这里用作动词,即“围起”之意。匝(zā扎)环绕一周。

  横地:指群山横亘大地。

  砥:磨刀石。隰(xí席):低下之地。

  亡(wù无):通“无”。靡:没有。

  寒蓬夕捲:蓬草遇风则飞旋捲去。

  陂(pí皮)池:水塘。潜演:潜流。演,长长的水流。

  苧(zhù柱)蒿:苧麻和蒿草常生水边。攸积:所积。

  菰(gū姑):俗称“茭白”。

  疆:同“强”。

  惊聒(guō郭):惊扰嘈杂。

  回江:曲折的江水。永指,永远流向远方。

  天合:与天相连。

  舳舻(zhúlú逐卢):船尾和船头。

  壑(hè):山谷。

  八表:八方以外极远的地方。野尘:天地间的尘埃。两句语本《庄子?逍遥游》:“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有幻灭无常之想。

  写:同“泻”。

  修灵浩荡:语出《离骚》:“怨灵修之浩荡兮。”修灵,指河神。

  基:山基。

  辰汉:星辰天汉。

  雕锦缛:形容云霞的绮丽绚烂。

  若华:若木之花。《淮南子?坠形训》:“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此指霞光。

  气通:雾岚连成一片。

  传明:闪射光明。

  赫:火光红艳。绛:大红色。

  霭:烟气。

  紫霄:庐山高峰名。

  气尽:烟岚散尽。

  黛色:青苍色。

  神居帝郊:神仙、天帝的居处。

  潨(cóng从):小水汇入大水。洞:疾流。

  溪壑:山谷间溪水。

  豗(huī灰):相击。

  澓(fú伏):洄流。宕涤:摇荡;激荡。

  荻浦,长满芦的水滨。

  狶(xī希)洲:野猪出没的荒洲。狶,同“豨”,猪。

  薄:迫近。辰,“派”的本字,水分流处。

  淀:浅湖。

  削长埤(pí皮)短:意谓对众多河流湖泊加以削长补短。埤,增益。

  高浪灌日:形容波浪翻腾之高。

  涾(tà沓):水沸溢。

  朱:同“株”,株干。这里指草茎。靡:披靡,倒伏。

  蹙(cù促):追近。句谓大水迫近田陇。

  散涣:波浪崩散。涣,水盛貌。

  透、疾:均指迅速。

  穹溘(kè客)浪峰。穹,高大。溘,水花。

  坻(dǐ底):河岸。复:倒复。

  回沫:回迸的水花飞沫。冠山:谓水势逾山。

  空谷:扫空山谷。空,用作动词。

  砧(zhēn真)石:河边的碪衣石。

  碕(qí奇)岸:弯曲的河岸。齑(jí跻)落:变成碎末飞落。齑,切成细末的腌菜。

  大火:星名。即心宿二。

  愁魄:因发愁而动魂魄。胁息,屏住呼吸。胁,通:“翕”,敛缩。

  慓(piào票):迅速。

  繁化殊育:指各种生物的繁殖蕃衍。

  诡质:奇异的躯体。怪章:怪诞的外表。

  江鹅:《本草》引《释名》:“鸥者浮水上,轻漾如沤也,在海者名海鸥,在江者名江鸥,江夏人讹为江鹅也。”海鸭:《金楼子》:“海鸭大如常鸭,斑白文,亦谓之文鸭。”鱼鲛:《山海经》:“荆山,漳水出焉,东南流,注于睢。其中多鲛鱼。”注:“鲛,鲋鱼类也,皮有珠文而坚,尾长三四尺,末有毒,螫人。”水虎:《襄沔记》:“沔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甲如鳞鲤、秋曝沙上,膝头如虎掌爪,常没水,名曰水虎。”

  豚首:郭璞《江赋》:“鱼则江豚海豨。”注:“《临海水土记》曰:“海豨(猪),豕头(豚首)、身长九尺。”象鼻:《北史》云:“真腊国有鱼名建同,四足无鳞,鼻如象,吸水上喷,高五六十丈。”芒须:王隐《交广记》:“吴置广州,以滕修为刺史,或语修,虾须长一丈,修不信,其人后至东海,取虾须长四丈四尺,封以示修,修乃服之。”针尾:据《山海经》注云,鲛鱼“尾长三四尺,末有毒,螫人。”

  石蟹:《蟹谱》:“明越溪涧石穴中,亦出小蟹,其色赤而坚,俗呼为石蟹。”土蚌:《说文》:“蚌,蜃属,老产珠者也,一名含浆。”燕箕:《兴化县志》:“魟鱼头圆秃如燕,其身圆褊如簸箕,又曰燕魟鱼。”雀蛤:《礼记》:“季秋之月,雀入大水为蛤。”

  折甲:鳖,甲鱼。《宁波志》:“鲎形如复斗,其壳坚硬,腰间横纹一线,软可屈摺,每一屈一行。”曲牙:《函史》引《物性志》:“形似石首鱼,三牙如铁锯。”逆鳞:王旻之《与琅琊太守许诚言书》:“贵郡临沂县,其沙村逆鳞鱼,可调药物。逆鳞鱼仙经谓之肉芝。”返舌:《释文》:“反舌,蔡伯喈云:虾蟆。”以上“江鹅”至“返舌”等十六种水生动物,有的实有其物,有的是神话传说中的名称,故难一一考实。

  沙涨:沙滩。

  被:此处意为躲避。

  吹涝:吐着水。弄翮(hé核):搜理毛羽。翮,羽毛。

  寒啸:哀鸣。

  樵苏:樵夫。苏,取草。

  舟子:船夫。以上四句,暗示自己“去亲为客”的悲凉情怀。

  飙:风暴。

  戒:提防。前路:前途。

  下弦:月亮亏缺下半的形状。指二十三、四日。《诗经?小雅?天保》孔颖达《正义》云:“至十五、十六日,月体满。”“从此后渐亏,至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亦正半在,谓之下弦。”

  届:至。

  夙(sù素)夜:早晚。

  涂:同“途”。蹙:急促。

  【译文】

  我自从冒着寒雨出发,整天赶路的日子很少,加上秋天的雨水浩漫无边,山间溪水大量流入长江,逆流而上行驶在宽阔无边的江面,游历在险绝的路上,在栈道上、星光下吃饭,结荷叶为屋歇宿在水边。旅途行客的贫苦艰辛,水路的壮阔漫长,所以直到今天午饭时,才到达大雷岸。路途行程千里,日子过了十天。凛冽的寒霜刺痛骨节,悲凉的秋风割人肌肤。离开亲人成为行客,心情是何等的悽怆!

  前些日子因为且行且宿,凭览河川与陆地;骋目娱怀于清流中的洲渚,纵目远眺黄昏的景色;向东回顾有五洲之隔,向西眺望江有九道之分。看地门的绝妙奇景,望天边的冉冉孤云。宏图大志,激发于心已经很久了!南面重重叠叠的山峦呈现各种形状,负恃着气势竞相比高,映含着鲜艳的朝霞、闪射着灿烂的阳光,峰峦高低错落迭递着争高称雄,超越田中高高隆起的长陇,前后相连,可以环绕天边一周,横亘着大地无穷无尽。东面则是磨刀石一样平坦的原野、越远越低,无边无际。寒风中的蓬草在黄昏时捲起,高大的古树上与云平。旋风四面而起,思念故巢的鸟成群而归。静听风声却又寂然无闻,极目凝视鸟却不见。北面则是陂塘水泽和潜流,与湖水水脉相通。苧麻、蒿草积聚,菰米、芦苇丛生。栖息在水上的鸟,水中的鱼,智者吞吃愚者,大的捕捉小的,呼号噪叫、惊扰嘈杂,在水泽中纷纷攘攘。西面则是曲折的江水永远流淌,浩淼的水波与天相连。长流滔滔哪得穷尽、浩浩荡荡怎会枯竭!从古至今,行船前后相接。乡思全都溶入了波涛,悲怆填满了深潭丘壑。烟云飞归八极之外,最终化为天地间的尘埃。而江河奔腾汇集,永远东流不可捉摸。江河浩荡,知道它是什么原因呢!

  转向西南望见庐山,独立雄峙更令人惊异。山脚压着大江的潮水,峰顶与星辰天汉相接。上面常常堆积着云霞,犹如雕锦缛采。夕晖映射出若木之花般的霞光,山岩与水泽上的雾岚连成一片,闪烁着光辉散下绚烂的彩霞,赫赫的光焰把天空照得一片通红。两旁升腾的青霭,环绕着紫霄峰周围。由山岭而上,雾岚散尽的山顶闪射出一片金光。半山腰以下,纯粹是青苍的黛色。庐山确实可以凭借天神的威力,镇守控制着湘江、汉水流域。至如小水积聚汇入大水迅疾地奔流,山谷间溪水喷射,象憋着怒气那样互相撞击,洄流奔涌般激荡,则上穷尽于荻浦,下至于狶洲,南面迫近于燕,北面穷极于雷淀,削长补短,水流可至数百里。其中翻腾的波浪碰到天穹,高高的浪花灌进红日,吸进吐出百条河川,奔泻腾泄于千岩万壑。波上轻烟水雾凝聚而不流动,如华丽的鼎中水在沸溢。细弱的岸草茎叶从水披靡,巨浪渐渐迫近了田陇。巨浪崩散常常令人惊恐,象闪电般穿越、飞箭般迅疾。浪峰一会儿聚起一会儿跌碎,简直要把河岸冲走使山岭颠复。回迸的飞沫高过山顶,奔腾的江涛扫空山谷。

  河边的擣衣石被撞击得粉碎,曲折的河岸被冲刷成碎末飞落。抬头仰看天上的火星,低头俯听水上的波声,恐惧得使人屏住了呼吸,急疾得使人魄悸而心惊。至于繁殖蕃衍的各种水生动物,大都有奇异的躯体怪诞的外形,有江鹅、海鸭、鱼鲛、水虎之类,有豚首、象鼻、芒须、针尾之族,有石蟹、土蚌、燕箕、雀蛤之辈,有折甲、曲牙、逆鳞、返舌之属。遮掩在逐浪的沙滩上,躲避在长满草的洲渚边,浴沐在雨中并列迎风,吐着水沫、梳理着毛羽。在夕阳就要西沉,晨雾即将弥漫之际,孤鹤在寒风中悲鸣,游荡的鸿鹄在远处哀吟,砍柴取草的人一声叹息,船夫再次哭泣,游子的心实在非常悲怆忧愁,非言语所能表达。

  风吹送着雷霆狂飙,夜间必须提防前途。本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前后,可望达到目的地。冷暖难以调适,你务必自己当心。早晚当心保重,不要为我挂念。恐怕你想知道我旅中的近况,故聊且写下我的所见所感。途中匆匆草就,措辞达意恐或不周。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