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传递友谊 领袖襟怀

----胡志明主席访庐山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0:38: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专机飞庐山

   1959年,在庐山会议紧张的气氛中,谁也想不到庐山竟接待了一位外国贵宾———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胡志明是率越南代表团到苏联访问归来,路过北京,听陈毅说毛泽东等同志都在庐山开会,并且还要开好多天。胡志明执意亲往庐山来见好朋友毛泽东,获得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同意。代表团其他成员范文同等人留在了北京。
   8月9日,胡志明乘坐中国民航的飞机清晨从北京机场起飞,坐在专机上的胡志明思绪也如云海中的海燕,扑展着双翅,飞得很远……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胡志明和毛泽东的相识不算最早,但相互吸引,友谊颇为深厚。越南劳动党的历史和中国共产党一样,也是一部领导本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史。在中国第二次鸦片战争的1862年,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28年后,胡志明出生在越南中部义安省南檀县金莲村,比毛泽东大3岁。胡志明本姓阮,乳名叫阮生宫,10岁改名阮必成。15岁,开始参加抗法游击队地下活动。十七八岁,阮必成以帮船上打工的形式只身来到法国巴黎,改名为阮爱国。不久,做船工周游了非洲、英国和美国,四处寻找解救越南的真理。数年后,再次来到法国,参加了社会民主党,和党内左派一起加入了第三国际,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阮爱国在巴黎,用法文发表小说、文章,描写越南殖民地人民的痛苦生活;组织在巴黎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青年成立各民族联合会,办了一份《穷苦人报》,对留学巴黎的亚洲青年影响很大。周恩来、李富春、蔡畅都是在那时认识阮爱国(胡志明)的。
   为了进一步探索社会主义道路,1924年阮爱国只身去苏联,受到布尔什维克的热情接待,参观了苏联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各行各业。1925年阮爱国从苏联到广州举办越南干部学习班,以后辗转中越边境一直领导越南人民的反帝斗争。1940年秋,日本侵入越南。1941年2月阮爱国改名胡志明从中国云南回越南,在越南北方高平等地建立了反帝统一战线,宣告越南独立同盟成立,扩大了人民武装。1945年6月越南解放军总司令部成立,8月领导越南全境武装起义。1945年9月2日,临时政府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1946年3月,国民大会选举组成了以胡志明主席为首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越南解放军改称为人民军。1946年,法军撕毁《临时协定》,以10万大军向只有2万兵力的越南人民军进攻。胡志明领导人民军在战争中学习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思想,坚决抵抗。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胡志明亲自步行到中国境内,再坐车进京,那时毛泽东正好到莫斯科去了,刘少奇接待了胡志明,并用电报向毛泽东转达了胡志明的要求。不久,陈赓作为中共代表来到越南北方,和人民军的指挥员一起,打了好几场大仗硬仗,打得法国军队撤回……
   1951年2月,胡志明在越南劳动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说:“依靠中国的革命经验,依靠毛泽东思想,我们进一步懂得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是我们越南革命者应该牢记和感谢的。”政治报告公开发表时,“牢记和感谢”五个字胡志明亲自加了着重点。胡志明到了中国,是一定要与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见面谈话的。既然毛泽东和其他领导同志都在庐山秘密开会,胡志明也只好“秘访庐山”。
飞机轻轻地下滑,空姐笑着用中国话和越南话两次禀告:“九江十里铺机场马上就要到了,请系好安全带。”须臾,飞机稳稳地停在了九江机场。胡志明走下舷梯,等候多时的杨尚昆、汪东兴一行捧着鲜花走上前来。杨尚昆大声说:“胡主席好,毛主席派我们来接您。”
因是秘访庐山,胡志明在北京已表示,不搞欢迎仪式,不发消息,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此时,见到杨尚昆特意下山,胡志明的长胡须连连摆动:“一家人,讲好不要下山接的。”笑着双手接过鲜花,递给身后的翻译,随之向杨尚昆等人介绍翻译姓名。同来的翻译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越南人,他用比较生硬的中国话笑着对中国同志说:“我在苏联可以做胡主席的俄文翻译,在这里,胡主席是我的中文老师。”一句话说得宾主都笑了。
两辆小车开到跟前,为胡志明开车的司机叫李瑞生,是江西省委车队的。小车很快朝江边九江招待所开去。1959年,九江招待所又称庐山第一招待所,属于庐山管理局交际处直接下属单位。这次九江招待所迎接全国各地主要负责人,招待所的“硬件”、“软件”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胡志明一进招待所,招待所所长程先喜彬彬有礼地上前,请胡志明到贵宾室休息,胡志明手一摇。他在招待所门口的板凳上一坐,说:“我们喝口水就上山吧。”杨尚昆、汪东兴正劝说请胡志明小憩片刻,程先喜笑嘻嘻地端来了一盆洗脸水,一杯凉丝丝的庐山云雾茶水跟着送上来。一切招待那么细致和不露痕迹,胡志明洗完脸,喝完茶,笑着问程先喜的姓名。杨尚昆代替程先喜回答:“胡主席,程先喜同志是这里的所长,接待工作有经验。这次庐山管理局党委特地派他到您跟前做管理员和接待组长。他马上和我们一起上山。”

毛泽东180别墅设宴

   两辆吉姆车向庐山奔驰。杨尚昆、胡志明乘坐第一辆,由江西省委车队的李瑞生开车。汪东兴、程先喜和越南翻译乘坐第二辆。小车刚过威家,倾盆大雨迎面哗啦啦地下了起来。“庐山这天”,杨尚昆笑着向胡志明解释:“上个月盼下雨,一直不下,搞了几场人工雨。这场雨是老天爷专门欢迎胡主席的。”
   “不,那是老天爷为中国共产党的执着感动了。‘天若有情天亦老’嘛。”胡志明背了一句毛泽东《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诗句。杨尚昆极为尊敬地说:“胡主席,您也知道毛主席的这首诗。”胡志明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的翻译在庐山告诉程先喜,1957年毛泽东18首诗词在《诗刊》发表后,胡志明主席特地将它收藏在身边,经常诵读。
   中午12点,小车停在394别墅,杨尚昆请胡志明下车在此处好好休息。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从莫斯科飞到北京没有休息,从北京飞到九江,又没有休息直接上庐山,应该好好休息,洗个澡,吃顿饭,人之常情。谁知胡志明摇摇头,坚决地说:“我现在就去见毛主席。我想早点儿见到他。”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杨尚昆电话请示。毛泽东回答:“好,我也想见胡志明。”
小车再次启程,394别墅离180别墅两三华里路程,转眼即到。胡志明满面春风地来到180别墅,上到二楼,毛泽东从正在开会的会客室大步走出来,在阳台上和刚刚上楼的胡志明紧紧拥抱,毛泽东以这种极为热烈的西洋礼仪欢迎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一组管理员余宝山在庭院里向别墅走来,正好看到这感人的一幕。
   那天正在开常委会,刘少奇、朱德、周恩来、林彪都在,一一和胡志明握手。毛泽东高兴地对站在旁边的杨尚昆、汪东兴说:“吩咐食堂准备饭菜,我们和胡主席一起吃餐便饭。”常委们被毛泽东邀请在180别墅吃饭,的确是托胡志明的福了。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180别墅二楼会客厅里摆起了餐桌,香喷喷的冷盘热菜端了上来,还特地放上了两瓶茅台酒。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请胡志明上座,胡志明笑着望了望毛泽东说:“这里都是同志加兄弟,谁年长,谁上座。”毛泽东的韶山高腔第一个说好,朱德年纪最大,坐在了上首,紧接着胡志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林彪依次坐下。周恩来和刘少奇都是1898年(戊戌年)生的,他俩和彭德怀同年。周恩来出生在戊戌年农历二月十三,彭德怀出生在戊戌年农历九月初十,刘少奇出生在戊戌年十一月二十四。林彪年纪最轻,出生在1907年(丁未年)农历十一月初三。杨尚昆不好意思地坐在了林彪的上首。
   毛泽东望着周恩来一笑,周总理潇洒地站了起来,说:“为我们彼此的友谊干上一杯!”朱老总接过周恩来敏捷的祝酒辞,大笑说:“干杯!”刘少奇、林彪、杨尚昆举起了酒杯。毛泽东和胡志明心有灵犀地同时举起了酒杯,盈盈一笑,香醇的茅台酒一杯杯下了肚。杨尚昆赶紧推介餐桌上的庐山特色菜——香辣石鸡和石鱼爆蛋。汪东兴站在旁边一边斟酒一边殷殷介绍,这盘石鸡是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上将昨天晚上散步捉到的,送给毛主席,毛主席特意吩咐留给胡主席尝鲜。
胡志明微笑着点头。中国是个大国,越南小得和中国的一个省差不多,但在这里他由衷地感到大国和小国真正地平等,大国和小国领导人真诚地相互尊重。胡志明举起了酒杯,表示为自己国家、民族永远感谢中国共产党人。

拜访刘少奇

   第二天一清早,程先喜来到394别墅,大叫奇怪。胡志明找不到,翻译找不到,连警卫员也找不到了。正当他心急火燎地拿起电话,翻译被司机送了回来,说胡主席要过一会儿才回来,请不要着急。胡志明一清早到底到哪里去了?翻译的这句中国话说得非常标准:“暂时保密”。
胡志明这时正在柏树路124别墅门前,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外的石凳上。因胡志明不要翻译说明任何情况,也不许警卫禀报,刘少奇和他的秘书晚上睡得迟,这时没有起床。身边的其他工作人员都不认识胡志明,管理员彭毓炎几次对胡志明说,要不要喊醒首长。胡志明都表示不用,他没有事,就在这里等刘少奇同志起床,没有关系的。胡志明一口中国话,穿着又朴素,早上又特地戴上灰色的布帽,一般同志谁也不会把这个瘦老头和外国元首联系起来。彭毓炎还当是南方哪个省的一般干部或中央候补委员之类,也就没有把胡志明的等候当回事。过了半个钟头,刘少奇起床后,彭毓炎请人通报了此情况,秘书出门一看愣了神,一眨眼工夫,刘少奇穿着便服跨到胡志明跟前,恭恭敬敬地请胡主席到屋里坐,连声道歉自己不应该。胡志明连连摇手,真挚地说:“我不让告诉您的。您晚上工作得迟,我来看您,不能影响您的休息。”胡志明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怎能不吭声地在门外干等呢?刘少奇再次深表歉意。胡志明很自然地说:“我真的没有感到什么,我们是兄弟!”
胡志明以超人的谦虚和涵养,赢得了中国共产党人由衷的尊重和敬意。
   当晚(8月10日),刘少奇偕王光美、朱德偕康克清、周恩来偕邓颖超、李富春偕蔡畅一起前往394别墅,拜访胡志明。胡志明看见这么多老友到来,兴致勃勃,笑着问邓颖超:“小超,这么多贵客,我今天应该拿什么招待?”一声“小超”,使周恩来和邓颖超同时想到1925年的广州,胡志明当时叫阮爱国,在中国化名老王,周恩来对他非常尊重。用1956年周恩来发表在报纸上的话说:“34年前,我在巴黎认识了胡主席,在当时,他是我的引路人。那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我还刚刚加入共产党,他是我的老大哥……”1925年阮爱国从苏联来到广州,和在黄埔军校任职的周恩来再次相逢。他亲自到周恩来伉俪新房祝贺,风趣地随着周恩来叫“小超拿糖来”。

撒糖和看戏

   8月11日,胡志明依然起得很早。他对天未亮就来到394别墅的程先喜抱歉一笑,商量着说:“我们今天可以到庐山中小学看一看,好吗?”程先喜早就听说胡志明特别喜欢小孩,当然愿意陪同,8月各个学校早已放假,到学校去看什么呢?程先喜如实地向胡志明作了汇报,胡志明笑着说:“学校放假了,我们随便走走。到处都有孩子嘛。”胡志明指了指桌上的糖果。庐山为了照顾好外宾,特地每天为胡志明配给了一些糖果和点心,胡志明舍不得吃,省下来叫程先喜带上,路上只要一遇上小孩子,胡志明喜欢抱一抱,亲一亲,送上几颗糖。程先喜这时装上满满一衣袋糖果。
程先喜向胡志明请示,昨天去了仙人洞和含鄱口,今天是不是请司机开到汉阳峰或白鹿洞书院去看一看。胡志明摇摇头,说:“我们随便走走吧。庐山处处都是美景。”年轻的翻译连连点头,说:“非常美。”程先喜好奇地问:“你们越南没有山吗?”“很矮的山。但我们有竹林、芭蕉、椰子。”翻译的中国话一字一顿。程先喜向往地说:“我要多会儿到你们越南去看一看,就好了。”“我们现在很困难,等你去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有很多好东西招待你。”翻译流露着向往和情感说。
   话声未落,几个孩子围了上来,喊着“胡伯伯好!”胡志明欣喜地说:“你们好,孩子们。”赶紧示意程先喜抓糖给孩子,程先喜大手一抓,一个孩子一大把。孩子们兴奋极了,1959年糖果还是个节日礼物,一个个爱不释手,像唱歌一样说着:“谢谢胡伯伯。”孩子们一个个依依不舍地向胡志明说“再见胡伯伯”。胡志明微笑着对程先喜伸出三个手指,说:“再给孩子们糖,一个人只给三四颗就可以了,中国现在还不富裕,多下来的糖留给庐山政府他用吧。”程先喜摸着口袋里的糖,突然感到它的分量多一层“伯伯”的嘱咐,重多了。
晚上,程先喜陪同胡志明到庐山人民剧院看赣剧《追鱼》,路很近,胡志明执意不坐车,几个人走着去。一到剧院门口,程先喜首先呆住了。国家主席刘少奇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一看见胡志明,急忙走近前来,尊敬地说:“胡主席,毛主席嘱咐我陪同您看戏。”接着,请胡志明走在前面进入剧院。他们两人一落座,《追鱼》拉开了序幕。那晚,中央领导同志来了不少,一个个都向胡志明投过来问候的目光。胡志明也用微笑的眼神一一作答。
   《追鱼》是江西赣剧团的保留节目,唱功、做功、灯光均为一流,胡志明很快被剧情所吸引,直至中场休息,他才问刘少奇:“赣剧和京剧的唱腔明显不一样,做功区别大不大?”刘少奇平日看电影都舍不得时间,看戏更少。实话实说:“我很少看戏。京剧的做功听说是各剧种中最考究的,其他剧种从中借鉴的可能较多吧。”胡志明频频点头,说:“赣剧没有流传到越南,粤剧在越南还是受欢迎的,粤剧比较讲究唱功。”程先喜坐在后面一排,听见胡志明和刘少奇的交谈很惊讶。他没有想到越南胡志明主席对中国传统文化还颇有研究呢。
8月13日清晨6点30分,送行小车来到394别墅。临行前,胡志明赠送别墅每个工作人员一个他签名的笔记本,一枚“越中友好”纪念章,并和别墅全体工作人员合影留念。随后登车,杨尚昆、方志纯、汪东兴等领导同志陪同胡志明下山,前往九江十里铺机场。

(来源:人民出版社《庐山档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传递友谊 领袖襟怀

发布时间: 2015-06-10 10:38: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792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专机飞庐山

   1959年,在庐山会议紧张的气氛中,谁也想不到庐山竟接待了一位外国贵宾———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胡志明是率越南代表团到苏联访问归来,路过北京,听陈毅说毛泽东等同志都在庐山开会,并且还要开好多天。胡志明执意亲往庐山来见好朋友毛泽东,获得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同意。代表团其他成员范文同等人留在了北京。
   8月9日,胡志明乘坐中国民航的飞机清晨从北京机场起飞,坐在专机上的胡志明思绪也如云海中的海燕,扑展着双翅,飞得很远……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胡志明和毛泽东的相识不算最早,但相互吸引,友谊颇为深厚。越南劳动党的历史和中国共产党一样,也是一部领导本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史。在中国第二次鸦片战争的1862年,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28年后,胡志明出生在越南中部义安省南檀县金莲村,比毛泽东大3岁。胡志明本姓阮,乳名叫阮生宫,10岁改名阮必成。15岁,开始参加抗法游击队地下活动。十七八岁,阮必成以帮船上打工的形式只身来到法国巴黎,改名为阮爱国。不久,做船工周游了非洲、英国和美国,四处寻找解救越南的真理。数年后,再次来到法国,参加了社会民主党,和党内左派一起加入了第三国际,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阮爱国在巴黎,用法文发表小说、文章,描写越南殖民地人民的痛苦生活;组织在巴黎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青年成立各民族联合会,办了一份《穷苦人报》,对留学巴黎的亚洲青年影响很大。周恩来、李富春、蔡畅都是在那时认识阮爱国(胡志明)的。
   为了进一步探索社会主义道路,1924年阮爱国只身去苏联,受到布尔什维克的热情接待,参观了苏联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各行各业。1925年阮爱国从苏联到广州举办越南干部学习班,以后辗转中越边境一直领导越南人民的反帝斗争。1940年秋,日本侵入越南。1941年2月阮爱国改名胡志明从中国云南回越南,在越南北方高平等地建立了反帝统一战线,宣告越南独立同盟成立,扩大了人民武装。1945年6月越南解放军总司令部成立,8月领导越南全境武装起义。1945年9月2日,临时政府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1946年3月,国民大会选举组成了以胡志明主席为首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越南解放军改称为人民军。1946年,法军撕毁《临时协定》,以10万大军向只有2万兵力的越南人民军进攻。胡志明领导人民军在战争中学习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思想,坚决抵抗。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胡志明亲自步行到中国境内,再坐车进京,那时毛泽东正好到莫斯科去了,刘少奇接待了胡志明,并用电报向毛泽东转达了胡志明的要求。不久,陈赓作为中共代表来到越南北方,和人民军的指挥员一起,打了好几场大仗硬仗,打得法国军队撤回……
   1951年2月,胡志明在越南劳动党第二次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说:“依靠中国的革命经验,依靠毛泽东思想,我们进一步懂得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是我们越南革命者应该牢记和感谢的。”政治报告公开发表时,“牢记和感谢”五个字胡志明亲自加了着重点。胡志明到了中国,是一定要与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见面谈话的。既然毛泽东和其他领导同志都在庐山秘密开会,胡志明也只好“秘访庐山”。
飞机轻轻地下滑,空姐笑着用中国话和越南话两次禀告:“九江十里铺机场马上就要到了,请系好安全带。”须臾,飞机稳稳地停在了九江机场。胡志明走下舷梯,等候多时的杨尚昆、汪东兴一行捧着鲜花走上前来。杨尚昆大声说:“胡主席好,毛主席派我们来接您。”
因是秘访庐山,胡志明在北京已表示,不搞欢迎仪式,不发消息,不在公开场合露面。此时,见到杨尚昆特意下山,胡志明的长胡须连连摆动:“一家人,讲好不要下山接的。”笑着双手接过鲜花,递给身后的翻译,随之向杨尚昆等人介绍翻译姓名。同来的翻译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越南人,他用比较生硬的中国话笑着对中国同志说:“我在苏联可以做胡主席的俄文翻译,在这里,胡主席是我的中文老师。”一句话说得宾主都笑了。
两辆小车开到跟前,为胡志明开车的司机叫李瑞生,是江西省委车队的。小车很快朝江边九江招待所开去。1959年,九江招待所又称庐山第一招待所,属于庐山管理局交际处直接下属单位。这次九江招待所迎接全国各地主要负责人,招待所的“硬件”、“软件”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胡志明一进招待所,招待所所长程先喜彬彬有礼地上前,请胡志明到贵宾室休息,胡志明手一摇。他在招待所门口的板凳上一坐,说:“我们喝口水就上山吧。”杨尚昆、汪东兴正劝说请胡志明小憩片刻,程先喜笑嘻嘻地端来了一盆洗脸水,一杯凉丝丝的庐山云雾茶水跟着送上来。一切招待那么细致和不露痕迹,胡志明洗完脸,喝完茶,笑着问程先喜的姓名。杨尚昆代替程先喜回答:“胡主席,程先喜同志是这里的所长,接待工作有经验。这次庐山管理局党委特地派他到您跟前做管理员和接待组长。他马上和我们一起上山。”

毛泽东180别墅设宴

   两辆吉姆车向庐山奔驰。杨尚昆、胡志明乘坐第一辆,由江西省委车队的李瑞生开车。汪东兴、程先喜和越南翻译乘坐第二辆。小车刚过威家,倾盆大雨迎面哗啦啦地下了起来。“庐山这天”,杨尚昆笑着向胡志明解释:“上个月盼下雨,一直不下,搞了几场人工雨。这场雨是老天爷专门欢迎胡主席的。”
   “不,那是老天爷为中国共产党的执着感动了。‘天若有情天亦老’嘛。”胡志明背了一句毛泽东《解放军占领南京》的诗句。杨尚昆极为尊敬地说:“胡主席,您也知道毛主席的这首诗。”胡志明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的翻译在庐山告诉程先喜,1957年毛泽东18首诗词在《诗刊》发表后,胡志明主席特地将它收藏在身边,经常诵读。
   中午12点,小车停在394别墅,杨尚昆请胡志明下车在此处好好休息。一位近七十岁的老人,从莫斯科飞到北京没有休息,从北京飞到九江,又没有休息直接上庐山,应该好好休息,洗个澡,吃顿饭,人之常情。谁知胡志明摇摇头,坚决地说:“我现在就去见毛主席。我想早点儿见到他。”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杨尚昆电话请示。毛泽东回答:“好,我也想见胡志明。”
小车再次启程,394别墅离180别墅两三华里路程,转眼即到。胡志明满面春风地来到180别墅,上到二楼,毛泽东从正在开会的会客室大步走出来,在阳台上和刚刚上楼的胡志明紧紧拥抱,毛泽东以这种极为热烈的西洋礼仪欢迎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一组管理员余宝山在庭院里向别墅走来,正好看到这感人的一幕。
   那天正在开常委会,刘少奇、朱德、周恩来、林彪都在,一一和胡志明握手。毛泽东高兴地对站在旁边的杨尚昆、汪东兴说:“吩咐食堂准备饭菜,我们和胡主席一起吃餐便饭。”常委们被毛泽东邀请在180别墅吃饭,的确是托胡志明的福了。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180别墅二楼会客厅里摆起了餐桌,香喷喷的冷盘热菜端了上来,还特地放上了两瓶茅台酒。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请胡志明上座,胡志明笑着望了望毛泽东说:“这里都是同志加兄弟,谁年长,谁上座。”毛泽东的韶山高腔第一个说好,朱德年纪最大,坐在了上首,紧接着胡志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林彪依次坐下。周恩来和刘少奇都是1898年(戊戌年)生的,他俩和彭德怀同年。周恩来出生在戊戌年农历二月十三,彭德怀出生在戊戌年农历九月初十,刘少奇出生在戊戌年十一月二十四。林彪年纪最轻,出生在1907年(丁未年)农历十一月初三。杨尚昆不好意思地坐在了林彪的上首。
   毛泽东望着周恩来一笑,周总理潇洒地站了起来,说:“为我们彼此的友谊干上一杯!”朱老总接过周恩来敏捷的祝酒辞,大笑说:“干杯!”刘少奇、林彪、杨尚昆举起了酒杯。毛泽东和胡志明心有灵犀地同时举起了酒杯,盈盈一笑,香醇的茅台酒一杯杯下了肚。杨尚昆赶紧推介餐桌上的庐山特色菜——香辣石鸡和石鱼爆蛋。汪东兴站在旁边一边斟酒一边殷殷介绍,这盘石鸡是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上将昨天晚上散步捉到的,送给毛主席,毛主席特意吩咐留给胡主席尝鲜。
胡志明微笑着点头。中国是个大国,越南小得和中国的一个省差不多,但在这里他由衷地感到大国和小国真正地平等,大国和小国领导人真诚地相互尊重。胡志明举起了酒杯,表示为自己国家、民族永远感谢中国共产党人。

拜访刘少奇

   第二天一清早,程先喜来到394别墅,大叫奇怪。胡志明找不到,翻译找不到,连警卫员也找不到了。正当他心急火燎地拿起电话,翻译被司机送了回来,说胡主席要过一会儿才回来,请不要着急。胡志明一清早到底到哪里去了?翻译的这句中国话说得非常标准:“暂时保密”。
胡志明这时正在柏树路124别墅门前,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外的石凳上。因胡志明不要翻译说明任何情况,也不许警卫禀报,刘少奇和他的秘书晚上睡得迟,这时没有起床。身边的其他工作人员都不认识胡志明,管理员彭毓炎几次对胡志明说,要不要喊醒首长。胡志明都表示不用,他没有事,就在这里等刘少奇同志起床,没有关系的。胡志明一口中国话,穿着又朴素,早上又特地戴上灰色的布帽,一般同志谁也不会把这个瘦老头和外国元首联系起来。彭毓炎还当是南方哪个省的一般干部或中央候补委员之类,也就没有把胡志明的等候当回事。过了半个钟头,刘少奇起床后,彭毓炎请人通报了此情况,秘书出门一看愣了神,一眨眼工夫,刘少奇穿着便服跨到胡志明跟前,恭恭敬敬地请胡主席到屋里坐,连声道歉自己不应该。胡志明连连摇手,真挚地说:“我不让告诉您的。您晚上工作得迟,我来看您,不能影响您的休息。”胡志明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怎能不吭声地在门外干等呢?刘少奇再次深表歉意。胡志明很自然地说:“我真的没有感到什么,我们是兄弟!”
胡志明以超人的谦虚和涵养,赢得了中国共产党人由衷的尊重和敬意。
   当晚(8月10日),刘少奇偕王光美、朱德偕康克清、周恩来偕邓颖超、李富春偕蔡畅一起前往394别墅,拜访胡志明。胡志明看见这么多老友到来,兴致勃勃,笑着问邓颖超:“小超,这么多贵客,我今天应该拿什么招待?”一声“小超”,使周恩来和邓颖超同时想到1925年的广州,胡志明当时叫阮爱国,在中国化名老王,周恩来对他非常尊重。用1956年周恩来发表在报纸上的话说:“34年前,我在巴黎认识了胡主席,在当时,他是我的引路人。那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我还刚刚加入共产党,他是我的老大哥……”1925年阮爱国从苏联来到广州,和在黄埔军校任职的周恩来再次相逢。他亲自到周恩来伉俪新房祝贺,风趣地随着周恩来叫“小超拿糖来”。

撒糖和看戏

   8月11日,胡志明依然起得很早。他对天未亮就来到394别墅的程先喜抱歉一笑,商量着说:“我们今天可以到庐山中小学看一看,好吗?”程先喜早就听说胡志明特别喜欢小孩,当然愿意陪同,8月各个学校早已放假,到学校去看什么呢?程先喜如实地向胡志明作了汇报,胡志明笑着说:“学校放假了,我们随便走走。到处都有孩子嘛。”胡志明指了指桌上的糖果。庐山为了照顾好外宾,特地每天为胡志明配给了一些糖果和点心,胡志明舍不得吃,省下来叫程先喜带上,路上只要一遇上小孩子,胡志明喜欢抱一抱,亲一亲,送上几颗糖。程先喜这时装上满满一衣袋糖果。
程先喜向胡志明请示,昨天去了仙人洞和含鄱口,今天是不是请司机开到汉阳峰或白鹿洞书院去看一看。胡志明摇摇头,说:“我们随便走走吧。庐山处处都是美景。”年轻的翻译连连点头,说:“非常美。”程先喜好奇地问:“你们越南没有山吗?”“很矮的山。但我们有竹林、芭蕉、椰子。”翻译的中国话一字一顿。程先喜向往地说:“我要多会儿到你们越南去看一看,就好了。”“我们现在很困难,等你去的那一天,我们一定会有很多好东西招待你。”翻译流露着向往和情感说。
   话声未落,几个孩子围了上来,喊着“胡伯伯好!”胡志明欣喜地说:“你们好,孩子们。”赶紧示意程先喜抓糖给孩子,程先喜大手一抓,一个孩子一大把。孩子们兴奋极了,1959年糖果还是个节日礼物,一个个爱不释手,像唱歌一样说着:“谢谢胡伯伯。”孩子们一个个依依不舍地向胡志明说“再见胡伯伯”。胡志明微笑着对程先喜伸出三个手指,说:“再给孩子们糖,一个人只给三四颗就可以了,中国现在还不富裕,多下来的糖留给庐山政府他用吧。”程先喜摸着口袋里的糖,突然感到它的分量多一层“伯伯”的嘱咐,重多了。
晚上,程先喜陪同胡志明到庐山人民剧院看赣剧《追鱼》,路很近,胡志明执意不坐车,几个人走着去。一到剧院门口,程先喜首先呆住了。国家主席刘少奇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一看见胡志明,急忙走近前来,尊敬地说:“胡主席,毛主席嘱咐我陪同您看戏。”接着,请胡志明走在前面进入剧院。他们两人一落座,《追鱼》拉开了序幕。那晚,中央领导同志来了不少,一个个都向胡志明投过来问候的目光。胡志明也用微笑的眼神一一作答。
   《追鱼》是江西赣剧团的保留节目,唱功、做功、灯光均为一流,胡志明很快被剧情所吸引,直至中场休息,他才问刘少奇:“赣剧和京剧的唱腔明显不一样,做功区别大不大?”刘少奇平日看电影都舍不得时间,看戏更少。实话实说:“我很少看戏。京剧的做功听说是各剧种中最考究的,其他剧种从中借鉴的可能较多吧。”胡志明频频点头,说:“赣剧没有流传到越南,粤剧在越南还是受欢迎的,粤剧比较讲究唱功。”程先喜坐在后面一排,听见胡志明和刘少奇的交谈很惊讶。他没有想到越南胡志明主席对中国传统文化还颇有研究呢。
8月13日清晨6点30分,送行小车来到394别墅。临行前,胡志明赠送别墅每个工作人员一个他签名的笔记本,一枚“越中友好”纪念章,并和别墅全体工作人员合影留念。随后登车,杨尚昆、方志纯、汪东兴等领导同志陪同胡志明下山,前往九江十里铺机场。

(来源:人民出版社《庐山档案》)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