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登高望远 庐山情深

----毛泽东同志的庐山情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0:43: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其一

  “匡庐奇秀甲天下”。风光旖旎的庐山,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风景秀丽的庐山,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三次登临,前后居住达100多个日日夜夜,与庐山人民结下了浓厚的感情。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作为政治家、诗人、书法家的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二七年秋收起义后写下了诗句,可见他对庐山心仪已久。解放后,他经常书写历史上名人写庐山的诗句。如李白《庐山谣》、苏轼《题西林壁》等,庐山在他的心中是难以化解的山水情结。

  1959年6月,中共中央决定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主席于6月29日清晨登上庐山,下榻在以“美庐”著称,当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庐山避暑住所的河东路180别墅。毛泽东同志与蒋介石先生生死交手几十年,当他走进这栋别墅时,风趣地说“久违了,蒋先生”,此时他心中的感慨如庐山云海松涛一样汹涌澎湃。

  “下马伊始问志书”。毛泽东同志在庐山图书馆借阅《庐山志》、《庐山续志稿》等古今地方文献阅读、眉批。伟人风范和睿智,行文于他的《登庐山》诗中。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诗前有小序:“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登庐山,望鄱阳湖、扬子江,千峦竞秀,万壑争流,红日方升,成诗八句”。诗言志。从序言的诗本身可以看出毛泽东同志心情愉快,轻松自如,豪情满怀。庐山的山水之间,留下了毛泽东同志气宇轩昂的身影。

  7月5日,毛泽东同志一行在省委书记杨尚奎、庐山党委书记楼绍明陪同下参观游览了花径、仙人洞。在仙人洞内,毛泽东同志仔细地观看了嵌在石壁上的石刻,看见洞内的清澈泉水,问身边的楼绍明同志:“这水能喝吗?”楼绍明说:“老百姓常喝,我们最好莫喝,主要含矿物质较多”。毛泽东拿起竹勺子舀起水就喝起来,说:“这水真甜”。毛泽东以平常人的举动诠释着伟人的品格。

  8月7日,毛泽东同志穿过“湖光”、“山色”含鄱口石坊登上含鄱亭。高天平湖,雄峰巨壑,突入眼帘,他环视、眺望,久久凝视伫立。他走到亭侧,在长方形石凳上坐下来。他微笑着,眼光凝望着远方;白色的长袖衬衫束在灰色的裤腰里;魁梧的身后,是雄峻苍绿的山体;远方,鄱湖湖湾、湖滨的田园依稀可辨;蓝天、白云、阳光照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和谐中又透着一种壮阔博大的气度。

  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志与工作人员结下了浓厚的感情,回北京后在百忙之中亲自回信给保健护士邢韵声,解释《登庐山》诗意。并数次写信以“父女”相称,鼓励她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相夫教子,从此,毛主席生活中有了一位江西的“女儿”。由于毛泽东同志第一次上庐山对庐山留下美好的印象,8月19日,他在离开庐山之前,对前来送行的江西省委、九江地委、庐山党委负责同志说:“过两年我还会再来的”。

  1961年7月17日,毛泽东同志登上了夜色朦胧的庐山,下榻于芦林一号别墅。从当年与周恩来同志一起在芦林一号别墅门口留下的历史照片中,不难看出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两位领袖的衣着是何等的简朴。从8月23日至9月16日,毛泽东同志在庐山主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为纠正实际工作中的“左”倾错误,使国民经济走出低谷,作了又一次努力。史书上通称为第二次庐山会议。这次会议通过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通称六十条)、《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通称工业七十条),为国民经济走向振兴奠定了 基础。9月16日,应庐山管理局之邀,毛泽东同志在庐山欣然手书了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的四句诗: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李白的这首庐山诗,气势恢宏,意境悠远,显示出一种狂放、豪迈的风格。毛泽东同志亦将这首诗在庐山书录送给了长媳刘松林,慰籍其失夫之痛。毛泽东同志借这首诗的意境,抒发了他热爱祖国、藐视困难,对国家前途满怀信心之情。从9月9日他题写的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就看出他的思绪: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按郭沫若的解释,“主席在这样时候,题诗赞扬‘暮色苍茫’中的‘劲松’,赞扬它在‘乱云飞渡’中的‘从容’,显示了在冷峻的国际形势与国内困境下,毛泽东的傲岸信心”。

  这次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志虽然工作、读书繁忙,但心情愉快。一天,他在同卫士张仙朋聊天时谈到他的三大志愿:“一是要下放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以便调查研究,了解情况,我不当官僚主义,对全国干部也是一个推动。二是要骑马到黄河、长江两岸进行实地考察,我对地质方面缺少知识,要请一位地质学家,一位历史学家和一位文学家一起去。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世界人民去评论我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毛泽东同志还说:“我这个人啊,好处占70%,坏处占30%,就很满足了。我不瞒自己的观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是圣人”。

  “三大志愿”是毛泽东同志的内心自白,也是毛泽东同志在社会建设艰辛探索中的肺腑之言。他的这部书也终究没有写成。但是,一座清纯秀美的庐山、一座风云际会的庐山,竟能使一位历史伟人感到一种关于自己、关于人生的感慨,也就不能不使我们也感到他的伟大了。

  9月18日,毛泽东同志离开庐山。主席这次居住达2个月,是三次庐山之行最长的一次。

  毛泽东念念不忘庐山。当年在芦林一号给毛泽东当服务员的阳光说,九届二中全会前的一个多月,她曾到北京中南海看望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告诉她:“我们又要去庐山开会。有的同志喜欢北戴河,说去北戴河开,我说到庐山去开,我最喜欢庐山”。

  1970年8月18日至9月9日,他再次登临庐山。这年,他已是77岁高龄的老人。他来庐山是要亲自主持召开党的九届二中全会。

  全会于9月6日闭幕。全会基本上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等文件。这次全会以林彪集团的失败而告终。

  9月9日下午2时50分。庐山细雨濛濛。毛泽东同志下山了。

  他身着银灰色风衣,从芦林一号上车,到牯岭饭店门前下车。工作人员赶忙给毛泽东同志撑伞。他示意工作人员收起雨伞。他缓缓步行到日照峰隧道。走廊两边挤满了送行的庐山群众、机关干部、参与全会的服务人员、解放军指战员。几千人欢呼雀跃,毛泽东同志不时地向两侧的人群招手……

  毛泽东主席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离开了他所钟爱的庐山。庐山人民热爱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

  山高人为峰。五老峰这被庐山人民称为领袖峰的地方,不正是伟大领袖身影化作的人格高峰?它永远相伴着庐山人民,寄寓着领袖深深的庐山情。

  (作者:中共九江市委常委、庐山管理局党委书记 欧阳泉华)

  其二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柱其间。”自然造化赋予大山一副顶天立地的庄严,给人以奋力向上、不屈不挠的精神象征。兼容诗人的洒脱奔放与政治家的刚毅睿智,使毛泽东对大山有着独特的理解与偏爱。这首作于“长征”途中的“十六字令”,天降大任的豪迈、百折不回的斗志,跃然纸上。然而,大山对人们形象思维的启发,也因形而异,同时还受着感情变化的牵引。崛起于扬子江与鄱阳湖之间的庐山,历来因云遮雾锁而面容难识。可是,毛泽东却先后三次登临,想必是在探寻庐山真面的过程中,悟到了耐人寻味的内容。

  倘若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前的革命岁月能够登临庐山,会发何等感慨呢?酷爱读书的毛泽东,早就在历代文人墨客的妙笔中与庐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且民国政府视庐山为“夏都”,曾建起“剿共”的大本营,“南昌起义”的策划,“国共抗战协定”的签订……中国现代历史进程在这里有着许多影响深远的折点,到了新中国建立10周年时,66岁的毛泽东,才有了亲晤庐山真面的机会。

  1959年7月1日,为赴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首次登临庐山。此时,这个苍翠欲滴、傲然雄峙的巨大实体,才真实地展现在他的眼前。那千回百转的登山公路,好似一条巨龙,蜿蜒缠绕于氤氲葱郁的峰岭之间,上汲苍穹银河,下饮浩渺平湖。驰车而登,仿佛乘龙畅游,腾云驾雾,极目天地之间。待登上峰巅,含鄱口的旷达与梦幻、牯牛岭的清凉与闲适、锦绣谷的幽深与绮丽……一幕幕美妙的风景,在危石断崖、飞瀑流泉、紫云红霞的烘托中,营造了一个色彩斑斓、雄浑伟岸的境界。一段时期来,始终处于激烈思考之中的毛泽东,目睹此景,按捺不住飞扬的思绪,写下了如下诗篇: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激扬而升华的思绪与大山的神韵交融复合,咸集于这首《登庐山》气势磅礴的诗文之中。在毛泽东的心目中,庐山好似从天边飞来,赫然突兀于江湖之间。脚踏峰峦,俯视苍茫大地,云来雾去之后,呈现眼前的是葳蕤广袤、钟灵毓秀的自然奇景,他好像感到一种坚如磐石的稳健与一种超越时空的崇高。大山经历过无数次狂风暴雨的洗礼,在恶劣的气候面前,也会泰然自若。这是毛泽东处在国内外两股急流的冲击中,从容大度之气魄的写照。他认为自己所领导的“轰轰烈烈”的事业,正是在建设陶渊明所奢望的“桃花源”。毛泽东曾叹息康有为设想了“大同”的世界,却没有找到通往“大同”的道路。而今他相信自己找到了这条路,并且是捷径。原因是,他所指引的路线,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和响应。善于发动群众,是毛泽东的人格优势。群众如大山之基,是立业之本,毛泽东因此有了蔑视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和信心。

  毛泽东这首诗的原文中,后两句本为“陶潜不受元嘉禄,只为当年不向前。”说明他对陶潜遁避世间纷争的隐逸思想是持批评态度的,表现出一种“改造山河”的强烈追求和斗争精神。陶渊明,名潜,是东晋时人,生于庐山,长于庐山,隐于庐山,终于庐山的著名田园诗人。可见,毛泽东关注的不仅是庐山的自然风光,这里的人文积淀,也给他以深刻印象。诗文在公开发表时,经周小舟等人的斟酌,建议毛泽东作了修改,但这并不影响他真实情感的抒发。

  毛泽东此次庐山之行,下榻于长冲河畔的“美庐”别墅。这里曾经是蒋介石的“官邸”。虽然是有意安排,却使这栋房子因此而成为国共两党党首均居住过的地方,其价值陡增。20多年前,蒋介石在这栋房子里,遥控着数十万大军,对井冈山进行“围剿”,逼着毛泽东率领的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历尽险恶进行了漫漫二万五千里长征。也是在这所房子里,周恩来与蒋介石颇费周折地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涉,为促成国共一致抗日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如今物是而人非,毛泽东以主人的身份进入别墅,他不认为仅仅是“天意”二字可以解释。如果说是“天意”,那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得民心者得天下”。初次面对与自己逐鹿中原,一度耀武扬威的对手所留下的这幢精巧别致的小楼,毛泽东显露出胜利者特有的微笑。这微笑中,不难读到后来他在诗文中所表达的内容。

  不知是自然界的运动与人类社会进程的某种默契,还是社会发展本身的巧合,毛泽东来到风云变幻的庐山所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众所周知,竟也历经了从晴天到多云再到暴风骤雨的过程。或许正是这个过程,使得毛泽东更加欣赏唐代诗人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庐山谣》:

  ……………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

  毛泽东毫不掩饰自己对诗中关于庐山神韵“彩绘”的赞许和认同,挥毫书录,赠与“庐山党委诸同志”。

  首次登临,因会议进程意外的不顺畅,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毛泽东全面认知庐山的雅兴。但是,他对这里仍是一见倾心。事隔两年之后,1961年8月,原定于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在毛泽东的提议下,改在庐山举行。为主持会议,毛泽东再次光临庐山。

  毛泽东这一次下榻芦林湖畔一栋新建的别墅内,这是为接待此次中共工作会议而专门营建的。因为是供毛泽东使用,故而被称作“芦林一号”。别墅傍临波光旖旎的芦林湖,有山峰三面合围,形成一处相对独立而隐蔽的环境。整座建筑占地3000平方米。主楼是一幢“四合院”的改形体建筑,与毛泽东“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思维十分吻合。烟灰色的主楼四周,我国特有的孑遗植物金钱松、原产于印度北部的雪松、从美国飘洋渡海而来的花旗松、还有那虬枝屈铁的黄山松、群枝伸臂的五针松、依地匍生的龙柏……可谓松柏荟萃,枝丫参差,芳草馨香。主楼内毛泽东的居室布置与他在其它地方的居室布置,风格基本相同。宽大的床,宽大的书桌,宽大的躺椅,格调清新,注重实用。这座神秘了多年的房子,在中国大地劲吹开放之风的时候,也打开了紧闭的大门,将其辟为庐山博物馆。并将原庐山博物馆珍藏的唐寅、吴道子、郑板桥、许从龙、徐悲鸿的立轴画辐;王羲之、颜真卿、米芾、林则徐的珍贵手迹;毛泽东、胡志明、刘海粟等的潇洒题词,还有妙趣横生的古玩、工艺考究的名瓷,陈列于此,供游人参观,当年毛泽东居住在这里,自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圈点不疲”,笔耕不止。就是在这里,他将再登庐山的感受,作了一番新的表达: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时而如万马奔腾,时而如平湖静谧;时而有飞瀑咆哮,时而有仙女轻舞的庐山云,是大自然孕育的精灵。毛泽东每当看到庐山云,都有一种“读懂它”的喜悦。但他更对呼啸流云之中,迎风而立的劲松投以青睐。仙人洞旁,“蟾蜍石”上,那株在不毛之地,破石而出,昂然而生的石松,诠释着一个倔强的生命。年近古稀的毛泽东,将自喻面对国内“三年自然灾害”的严峻形势和国际强大的政治经济压力,表现出的镇定与平静,隐于诗中,“松中有人,人中有松”。通过庐山自然奇观所展示的沉稳刚健的力度与云开云合间蕴含的无限遐思,毛泽东似乎窥见了一个敢于接受挑战和征服挑战的自我。挺拔的松柏、嵯峨的峰峦、料峭的岩石,甚至仿佛整个山体,到处都有“自我”的身影。追求险峰之巅的壮观与瑰丽,与建设“桃花源”的美好理想一脉相承。不过,此时的毛泽东,已抛弃了不少“快马加鞭实现理想社会”的主观构想,多了几份面对困难与挫折的反思。美好的风光是在历经坎坷与险阻之后才能得以观赏,这与毛泽东主张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社会发展观是相照应的。作为诗人,毛泽东似乎更愿意用暗喻的办法来表白自己的心绪。

  静如仙翁坐禅,动似雷霆万钧的巍巍庐山,像一位颇具个性魅力的智者,既有若谷虚怀,又有铮铮铁骨;充满着清秀妩媚的柔情,偶尔也有突兀怪仄的狂暴。喜欢到汹涌澎湃的大海中去遨游的毛泽东,在庐山找到了一种与大海形不同而神相似的氛围。不过这里除了有浩瀚苍茫的感受之外,更有一种直指霄汉的超越。云追雾绕的朦胧中,是更为丰满的人格化景观。毛泽东有时漫步于林间幽径,有时畅游在高山平湖,有时驻足山梁,有时雾中徜徉,他忘情地吮吸着大山的滋养。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且不说毛泽东为庐山迷人的景致所折服,但他确实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深爱。二上庐山之后,尤感此山韵味无穷,百看不厌。于是,又有了九年之后的第三次登临。如果不是等到66岁才有第一次庐山之行,或许毛泽东会第四次、第五次……登临这座吞江含湖的大山。毛泽东爱山,更爱庐山。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登高望远 庐山情深

发布时间: 2015-06-10 10:43: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796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其一

  “匡庐奇秀甲天下”。风光旖旎的庐山,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风景秀丽的庐山,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的三次登临,前后居住达100多个日日夜夜,与庐山人民结下了浓厚的感情。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

  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作为政治家、诗人、书法家的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二七年秋收起义后写下了诗句,可见他对庐山心仪已久。解放后,他经常书写历史上名人写庐山的诗句。如李白《庐山谣》、苏轼《题西林壁》等,庐山在他的心中是难以化解的山水情结。

  1959年6月,中共中央决定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主席于6月29日清晨登上庐山,下榻在以“美庐”著称,当年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庐山避暑住所的河东路180别墅。毛泽东同志与蒋介石先生生死交手几十年,当他走进这栋别墅时,风趣地说“久违了,蒋先生”,此时他心中的感慨如庐山云海松涛一样汹涌澎湃。

  “下马伊始问志书”。毛泽东同志在庐山图书馆借阅《庐山志》、《庐山续志稿》等古今地方文献阅读、眉批。伟人风范和睿智,行文于他的《登庐山》诗中。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诗前有小序:“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登庐山,望鄱阳湖、扬子江,千峦竞秀,万壑争流,红日方升,成诗八句”。诗言志。从序言的诗本身可以看出毛泽东同志心情愉快,轻松自如,豪情满怀。庐山的山水之间,留下了毛泽东同志气宇轩昂的身影。

  7月5日,毛泽东同志一行在省委书记杨尚奎、庐山党委书记楼绍明陪同下参观游览了花径、仙人洞。在仙人洞内,毛泽东同志仔细地观看了嵌在石壁上的石刻,看见洞内的清澈泉水,问身边的楼绍明同志:“这水能喝吗?”楼绍明说:“老百姓常喝,我们最好莫喝,主要含矿物质较多”。毛泽东拿起竹勺子舀起水就喝起来,说:“这水真甜”。毛泽东以平常人的举动诠释着伟人的品格。

  8月7日,毛泽东同志穿过“湖光”、“山色”含鄱口石坊登上含鄱亭。高天平湖,雄峰巨壑,突入眼帘,他环视、眺望,久久凝视伫立。他走到亭侧,在长方形石凳上坐下来。他微笑着,眼光凝望着远方;白色的长袖衬衫束在灰色的裤腰里;魁梧的身后,是雄峻苍绿的山体;远方,鄱湖湖湾、湖滨的田园依稀可辨;蓝天、白云、阳光照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和谐中又透着一种壮阔博大的气度。

  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志与工作人员结下了浓厚的感情,回北京后在百忙之中亲自回信给保健护士邢韵声,解释《登庐山》诗意。并数次写信以“父女”相称,鼓励她好好学习,努力工作,相夫教子,从此,毛主席生活中有了一位江西的“女儿”。由于毛泽东同志第一次上庐山对庐山留下美好的印象,8月19日,他在离开庐山之前,对前来送行的江西省委、九江地委、庐山党委负责同志说:“过两年我还会再来的”。

  1961年7月17日,毛泽东同志登上了夜色朦胧的庐山,下榻于芦林一号别墅。从当年与周恩来同志一起在芦林一号别墅门口留下的历史照片中,不难看出在那艰苦的岁月里,两位领袖的衣着是何等的简朴。从8月23日至9月16日,毛泽东同志在庐山主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为纠正实际工作中的“左”倾错误,使国民经济走出低谷,作了又一次努力。史书上通称为第二次庐山会议。这次会议通过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通称六十条)、《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通称工业七十条),为国民经济走向振兴奠定了 基础。9月16日,应庐山管理局之邀,毛泽东同志在庐山欣然手书了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的四句诗: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李白的这首庐山诗,气势恢宏,意境悠远,显示出一种狂放、豪迈的风格。毛泽东同志亦将这首诗在庐山书录送给了长媳刘松林,慰籍其失夫之痛。毛泽东同志借这首诗的意境,抒发了他热爱祖国、藐视困难,对国家前途满怀信心之情。从9月9日他题写的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就看出他的思绪: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按郭沫若的解释,“主席在这样时候,题诗赞扬‘暮色苍茫’中的‘劲松’,赞扬它在‘乱云飞渡’中的‘从容’,显示了在冷峻的国际形势与国内困境下,毛泽东的傲岸信心”。

  这次会议期间毛泽东同志虽然工作、读书繁忙,但心情愉快。一天,他在同卫士张仙朋聊天时谈到他的三大志愿:“一是要下放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以便调查研究,了解情况,我不当官僚主义,对全国干部也是一个推动。二是要骑马到黄河、长江两岸进行实地考察,我对地质方面缺少知识,要请一位地质学家,一位历史学家和一位文学家一起去。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世界人民去评论我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毛泽东同志还说:“我这个人啊,好处占70%,坏处占30%,就很满足了。我不瞒自己的观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是圣人”。

  “三大志愿”是毛泽东同志的内心自白,也是毛泽东同志在社会建设艰辛探索中的肺腑之言。他的这部书也终究没有写成。但是,一座清纯秀美的庐山、一座风云际会的庐山,竟能使一位历史伟人感到一种关于自己、关于人生的感慨,也就不能不使我们也感到他的伟大了。

  9月18日,毛泽东同志离开庐山。主席这次居住达2个月,是三次庐山之行最长的一次。

  毛泽东念念不忘庐山。当年在芦林一号给毛泽东当服务员的阳光说,九届二中全会前的一个多月,她曾到北京中南海看望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告诉她:“我们又要去庐山开会。有的同志喜欢北戴河,说去北戴河开,我说到庐山去开,我最喜欢庐山”。

  1970年8月18日至9月9日,他再次登临庐山。这年,他已是77岁高龄的老人。他来庐山是要亲自主持召开党的九届二中全会。

  全会于9月6日闭幕。全会基本上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等文件。这次全会以林彪集团的失败而告终。

  9月9日下午2时50分。庐山细雨濛濛。毛泽东同志下山了。

  他身着银灰色风衣,从芦林一号上车,到牯岭饭店门前下车。工作人员赶忙给毛泽东同志撑伞。他示意工作人员收起雨伞。他缓缓步行到日照峰隧道。走廊两边挤满了送行的庐山群众、机关干部、参与全会的服务人员、解放军指战员。几千人欢呼雀跃,毛泽东同志不时地向两侧的人群招手……

  毛泽东主席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离开了他所钟爱的庐山。庐山人民热爱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

  山高人为峰。五老峰这被庐山人民称为领袖峰的地方,不正是伟大领袖身影化作的人格高峰?它永远相伴着庐山人民,寄寓着领袖深深的庐山情。

  (作者:中共九江市委常委、庐山管理局党委书记 欧阳泉华)

  其二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柱其间。”自然造化赋予大山一副顶天立地的庄严,给人以奋力向上、不屈不挠的精神象征。兼容诗人的洒脱奔放与政治家的刚毅睿智,使毛泽东对大山有着独特的理解与偏爱。这首作于“长征”途中的“十六字令”,天降大任的豪迈、百折不回的斗志,跃然纸上。然而,大山对人们形象思维的启发,也因形而异,同时还受着感情变化的牵引。崛起于扬子江与鄱阳湖之间的庐山,历来因云遮雾锁而面容难识。可是,毛泽东却先后三次登临,想必是在探寻庐山真面的过程中,悟到了耐人寻味的内容。

  倘若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前的革命岁月能够登临庐山,会发何等感慨呢?酷爱读书的毛泽东,早就在历代文人墨客的妙笔中与庐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且民国政府视庐山为“夏都”,曾建起“剿共”的大本营,“南昌起义”的策划,“国共抗战协定”的签订……中国现代历史进程在这里有着许多影响深远的折点,到了新中国建立10周年时,66岁的毛泽东,才有了亲晤庐山真面的机会。

  1959年7月1日,为赴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首次登临庐山。此时,这个苍翠欲滴、傲然雄峙的巨大实体,才真实地展现在他的眼前。那千回百转的登山公路,好似一条巨龙,蜿蜒缠绕于氤氲葱郁的峰岭之间,上汲苍穹银河,下饮浩渺平湖。驰车而登,仿佛乘龙畅游,腾云驾雾,极目天地之间。待登上峰巅,含鄱口的旷达与梦幻、牯牛岭的清凉与闲适、锦绣谷的幽深与绮丽……一幕幕美妙的风景,在危石断崖、飞瀑流泉、紫云红霞的烘托中,营造了一个色彩斑斓、雄浑伟岸的境界。一段时期来,始终处于激烈思考之中的毛泽东,目睹此景,按捺不住飞扬的思绪,写下了如下诗篇: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激扬而升华的思绪与大山的神韵交融复合,咸集于这首《登庐山》气势磅礴的诗文之中。在毛泽东的心目中,庐山好似从天边飞来,赫然突兀于江湖之间。脚踏峰峦,俯视苍茫大地,云来雾去之后,呈现眼前的是葳蕤广袤、钟灵毓秀的自然奇景,他好像感到一种坚如磐石的稳健与一种超越时空的崇高。大山经历过无数次狂风暴雨的洗礼,在恶劣的气候面前,也会泰然自若。这是毛泽东处在国内外两股急流的冲击中,从容大度之气魄的写照。他认为自己所领导的“轰轰烈烈”的事业,正是在建设陶渊明所奢望的“桃花源”。毛泽东曾叹息康有为设想了“大同”的世界,却没有找到通往“大同”的道路。而今他相信自己找到了这条路,并且是捷径。原因是,他所指引的路线,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和响应。善于发动群众,是毛泽东的人格优势。群众如大山之基,是立业之本,毛泽东因此有了蔑视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和信心。

  毛泽东这首诗的原文中,后两句本为“陶潜不受元嘉禄,只为当年不向前。”说明他对陶潜遁避世间纷争的隐逸思想是持批评态度的,表现出一种“改造山河”的强烈追求和斗争精神。陶渊明,名潜,是东晋时人,生于庐山,长于庐山,隐于庐山,终于庐山的著名田园诗人。可见,毛泽东关注的不仅是庐山的自然风光,这里的人文积淀,也给他以深刻印象。诗文在公开发表时,经周小舟等人的斟酌,建议毛泽东作了修改,但这并不影响他真实情感的抒发。

  毛泽东此次庐山之行,下榻于长冲河畔的“美庐”别墅。这里曾经是蒋介石的“官邸”。虽然是有意安排,却使这栋房子因此而成为国共两党党首均居住过的地方,其价值陡增。20多年前,蒋介石在这栋房子里,遥控着数十万大军,对井冈山进行“围剿”,逼着毛泽东率领的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历尽险恶进行了漫漫二万五千里长征。也是在这所房子里,周恩来与蒋介石颇费周折地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涉,为促成国共一致抗日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如今物是而人非,毛泽东以主人的身份进入别墅,他不认为仅仅是“天意”二字可以解释。如果说是“天意”,那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得民心者得天下”。初次面对与自己逐鹿中原,一度耀武扬威的对手所留下的这幢精巧别致的小楼,毛泽东显露出胜利者特有的微笑。这微笑中,不难读到后来他在诗文中所表达的内容。

  不知是自然界的运动与人类社会进程的某种默契,还是社会发展本身的巧合,毛泽东来到风云变幻的庐山所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众所周知,竟也历经了从晴天到多云再到暴风骤雨的过程。或许正是这个过程,使得毛泽东更加欣赏唐代诗人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庐山谣》:

  ……………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

  毛泽东毫不掩饰自己对诗中关于庐山神韵“彩绘”的赞许和认同,挥毫书录,赠与“庐山党委诸同志”。

  首次登临,因会议进程意外的不顺畅,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毛泽东全面认知庐山的雅兴。但是,他对这里仍是一见倾心。事隔两年之后,1961年8月,原定于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在毛泽东的提议下,改在庐山举行。为主持会议,毛泽东再次光临庐山。

  毛泽东这一次下榻芦林湖畔一栋新建的别墅内,这是为接待此次中共工作会议而专门营建的。因为是供毛泽东使用,故而被称作“芦林一号”。别墅傍临波光旖旎的芦林湖,有山峰三面合围,形成一处相对独立而隐蔽的环境。整座建筑占地3000平方米。主楼是一幢“四合院”的改形体建筑,与毛泽东“古为今用,推陈出新”的思维十分吻合。烟灰色的主楼四周,我国特有的孑遗植物金钱松、原产于印度北部的雪松、从美国飘洋渡海而来的花旗松、还有那虬枝屈铁的黄山松、群枝伸臂的五针松、依地匍生的龙柏……可谓松柏荟萃,枝丫参差,芳草馨香。主楼内毛泽东的居室布置与他在其它地方的居室布置,风格基本相同。宽大的床,宽大的书桌,宽大的躺椅,格调清新,注重实用。这座神秘了多年的房子,在中国大地劲吹开放之风的时候,也打开了紧闭的大门,将其辟为庐山博物馆。并将原庐山博物馆珍藏的唐寅、吴道子、郑板桥、许从龙、徐悲鸿的立轴画辐;王羲之、颜真卿、米芾、林则徐的珍贵手迹;毛泽东、胡志明、刘海粟等的潇洒题词,还有妙趣横生的古玩、工艺考究的名瓷,陈列于此,供游人参观,当年毛泽东居住在这里,自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圈点不疲”,笔耕不止。就是在这里,他将再登庐山的感受,作了一番新的表达: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时而如万马奔腾,时而如平湖静谧;时而有飞瀑咆哮,时而有仙女轻舞的庐山云,是大自然孕育的精灵。毛泽东每当看到庐山云,都有一种“读懂它”的喜悦。但他更对呼啸流云之中,迎风而立的劲松投以青睐。仙人洞旁,“蟾蜍石”上,那株在不毛之地,破石而出,昂然而生的石松,诠释着一个倔强的生命。年近古稀的毛泽东,将自喻面对国内“三年自然灾害”的严峻形势和国际强大的政治经济压力,表现出的镇定与平静,隐于诗中,“松中有人,人中有松”。通过庐山自然奇观所展示的沉稳刚健的力度与云开云合间蕴含的无限遐思,毛泽东似乎窥见了一个敢于接受挑战和征服挑战的自我。挺拔的松柏、嵯峨的峰峦、料峭的岩石,甚至仿佛整个山体,到处都有“自我”的身影。追求险峰之巅的壮观与瑰丽,与建设“桃花源”的美好理想一脉相承。不过,此时的毛泽东,已抛弃了不少“快马加鞭实现理想社会”的主观构想,多了几份面对困难与挫折的反思。美好的风光是在历经坎坷与险阻之后才能得以观赏,这与毛泽东主张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社会发展观是相照应的。作为诗人,毛泽东似乎更愿意用暗喻的办法来表白自己的心绪。

  静如仙翁坐禅,动似雷霆万钧的巍巍庐山,像一位颇具个性魅力的智者,既有若谷虚怀,又有铮铮铁骨;充满着清秀妩媚的柔情,偶尔也有突兀怪仄的狂暴。喜欢到汹涌澎湃的大海中去遨游的毛泽东,在庐山找到了一种与大海形不同而神相似的氛围。不过这里除了有浩瀚苍茫的感受之外,更有一种直指霄汉的超越。云追雾绕的朦胧中,是更为丰满的人格化景观。毛泽东有时漫步于林间幽径,有时畅游在高山平湖,有时驻足山梁,有时雾中徜徉,他忘情地吮吸着大山的滋养。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且不说毛泽东为庐山迷人的景致所折服,但他确实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深爱。二上庐山之后,尤感此山韵味无穷,百看不厌。于是,又有了九年之后的第三次登临。如果不是等到66岁才有第一次庐山之行,或许毛泽东会第四次、第五次……登临这座吞江含湖的大山。毛泽东爱山,更爱庐山。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