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放歌五老 关注石工

----徐志摩和《庐山石工歌》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1:07: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在徐志摩的诗歌中,《庐山石工歌》也许算不上引人注目的一首。然而每次诵读它时,耳畔总萦绕着《伏尔加船夫曲》深厚凝重的歌音。而每当聆听伏尔加纤夫低沉而悲怆的哦吟,则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庐山石工歌》。

  1924年夏,送走了尊崇的大诗人泰戈尔,告别了追慕已久而终不可得的美丽少女林徽因(她与未婚夫梁思成一起,远走美国留学),徐志摩带着一颗怅惘而伤痛的心,来到庐山。他住在小天池,背靠壮美的五老峰,面对浩淼的鄱阳湖。他想借大自然的山色水光,来洗涤感情的伤口,冷却发烫的头脑,求得心灵的片刻宁静。

  然而,在庐山,撞击他灵府的,不是眼前的美景奇境,也不是忧郁的如烟往事;而是每当黎明黄昏时分,朝雾暮霭般弥漫回荡在千山万壑之间的石工号子声。那是开山劈石的庐山石工,在搬移扛运沉重巨石时,抬脚一哼,挪步一呼,从肺腑胸臆深处喷迸出来的对苦难生活的呼号。那喊叫声时缓时急,时断时续,时高时低,凄迷而不哀伤,悲凉而不颓丧。诗人凝神谛听,一遍一遍。他的心被撼动了,陷入深深的沉思:“这是痛苦人间的呼吁,还是自己灵魂的悲声?”耳际一阵又一阵苍凉雄浑的号子声是那么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似地。他不由想起了夏里亚宾,那个蜚声寰宇的俄国低音歌者,他的《伏尔加船夫曲》,其情调与韵致,与四周这动人魂魄的庐山石工号子,有着多么一致的貌合与神似在石工号子和纤夫曲之间,他似乎找到了契合点,于是拿起笔,写下了这首咏叹庐山石工的歌词。

  正如《伏尔加船夫曲》是在“哎哟嗬”和“哎嗒嗒哎嗒”等一连串衬词的烘染下,运用纤夫号子的形式,唱出了“齐心协力把纤拉,沿着伏尔加母亲河;踏破人间不平路,对着太阳唱起歌”的主题词,《庐山石工歌》也大量重叠地采用“唉浩,唉浩”和“浩唉,浩唉”的帮腔衬词,复沓回环,反复诵咏,衬托出它的主题词:

  我们早起,看东方晓

  鄱阳湖低,庐山高

  我们早起,看白云飞

  天气好,上山去

  太阳好,太阳焦

  赛如火烧

  大风起,白云铺地

  当心脚底

  闪电飞,大雨暴

  天昏地黑,天雷到

  上山去,上山去

  鄱阳湖低,五老峰高

  对自己这首《庐山石工歌》,徐志摩可谓情有独钟,抱有很高的期望值。诗一写成,他立刻交给当时北京《晨报副刊》的主编刘勉己。1925年3月当欧游途中车过西伯利亚大地时,他又特地给刘写信,表示在发表之前,想给这首诗“加上几句注解”。他在信里详尽陈述了石工歌的创作动因和经过。信的最后说:

  ……Chaliapin,俄国著名歌者,有一支歌,叫做《鄂尔加河上的舟人歌》Volga Boatmen's Song,是用回返重复的低音,仿佛鄂尔加沉着的涛声,表现俄国民族伟大沉默的悲哀。我当时听了庐山石工的叫声,就想起他的音乐,这三段石工歌便是从那个经验里化成的。我不懂得音乐,制歌不敢自信,但那浩唉的声调至今还在我灵府里动荡,我只盼望将来有音乐家能利用那样天然的音籁,谱出我们汉族血赤的心声!

  当这首诗在《晨报副刊》发表以及后来辑入诗集《翡冷翠的一夜》时,这封信也就附录在诗末,成为解读该诗的一把钥匙。然而,与徐志摩期望形成鲜明对照,在《庐山石工歌》问世以后以至今日的七十余年中,它始终默默无闻,很少有人提起它,当然更谈不上作曲家为它谱曲。

  其实,在中国现代音乐史上,徐志摩的诗曾经屡屡被谱成歌曲,谱曲者中就包括像黄自、赵元任那样有名的音乐家。他的《海韵》多年来一直是被传唱的名歌。而那首作为话剧《卞昆冈》插曲、题名《偶然》的小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也曾搭着音符的翼翅,征服过不少观众的心。特别是诗人的传世名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以及“我不知道风/是在那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轻波里依洄”等等,更是一再被戏剧电影谱上曲子,不胫而走。既然如此,人们不免要问:为什么上述作品能引起作曲家如此眷顾青睐,而诗人以澎湃激情喷薄而出的《庐山石工歌》,却遭到漠视与冷遇,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应和这位大诗人的吁求恳请是因为诗写得不好吗不尽然。这是一首表现石工在日晒、风吹、雨打、电闪雷鸣中艰辛劳作的劳工之歌。词义浅显平易,节奏平缓沉凝,最适于谱曲制歌。笔者认为,这首诗之所以未被谱曲流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诗歌与歌词之间各自不同特征的错位。正如前面所说,石工歌效仿《伏尔加船夫曲》,大量运用衬词帮腔。衬词帮腔是歌曲中不可或缺的特质,在演唱中既可烘托气氛,渲染情绪,又能助长声势,强化主题。但是一首未经配曲的歌词,如果仅仅当作一首诗来赏析阅读,那麻麻密密、层层叠架的衬字虚词,反而成了阅读的障碍和累赘。就以这首石工歌来说,全文3段41行,共281个字,其中“唉浩”“浩唉”占去了18行158个字,行行都有这两个字。这样,歌词中短短几行的主题词就被淹没在衬字虚词的汪洋大海之中,读者必须花费很大的剔挑剥褪的功夫,如扒笋皮,如沙里淘金,才能露出主题词的真相原貌。经此周折,读者已是诗意阑珊,兴味索然。这也许就是《庐山石工歌》常年待字闺中的主要原因。

  附带说一句,这虽然是一首很不错的劳工赞歌,但歌中缺少一种人们通常说的“诗眼”,亦即像“踏平人间不平路,对着太阳唱起歌”那样气势恢宏而又富含哲理的隽言睿语,因而读起来略嫌词意平淡单薄,浅露质直,缺乏深厚的蕴涵和阔大的包容。这也许是这首歌词未能被人看中的另一个原因。

  如果从作曲家的角度加以推究,20年代末30年代初,正是以胡适、 徐志摩为代表的新月派,与以鲁迅、茅盾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派对峙最为激烈尖锐的时代。这时,处于两种文化搏斗风口浪尖的徐志摩,已被定位于中国布尔乔亚“末代的诗人”,成为左翼文化的众矢之的,他的作品包括《庐山石工歌》在内想要左翼作曲家谱曲配歌,简直是天方夜谭。而另一些政治色彩较淡的非左翼自由派艺术家,如萧友梅、黄自、黎锦晖、赵元任等等,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又只是诗人那些晶莹圆润、剔透玲珑的抒情短章和爱情咏叹。如此看来,既难容于左翼音乐,又不被自由派作曲家看好,《庐山石工歌》受冷落遭搁置的缘由,就很容易理解了。

  《庐山石工歌》未能谱曲流传,还有不少类似题材的作品没有受到重视,就使人们难以看到徐志摩的另一面。

  五四运动前夕的1918年,蔡元培的《劳工神圣》和周作人的《人的文学》相继发表。他们提出的崇尚劳工、尊重平民的民主思想,撼动了整个中国思想界和文学界。而此时的徐志摩正在北大攻读法学和政治学,准备出洋留学,“劳工神圣”的思潮不可能不对他产生影响。事实上,此后三四年在美英的留学生涯中,在研修西方人文科学时,劳工问题一直是他研习的主要课题之一。他曾在《南行杂记》一文中回忆当年留学生活时说:“到了美国,我对劳工的同情益发分明了……劳工,多么响亮,多么神圣的名词”1922年回国后,他对眼前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黑暗现状痛心疾首,特别是对被压在社会最底层、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的劳苦大众,更是抱着同情和关注的态度。

  1926年他回到浙江海宁老家,有过一次亲身接触产业工人的机会。在参观父亲经营的丝厂时,看到一百多名女工其中包括许多7—13岁的、头面上长着暑疮热疖的童工,冒着高温酷暑,在滚烫的汤盆前缫丝捞茧,他心中着实不忍,禁不住责问道:“一群猪羊似的工人们,关在牢狱似的厂房里,拼了血汗替自己家里赚几个小钱,替出资本办厂的财主赚大钱,”这“实在太不人道,太近剥削” 他直言不讳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厂工做工。看过了心里觉着一种难受。那么大热的天在那么热的屋子里连做着将近十二个小时的工,外面的账房计算给我们听,从买进生茧到卖出生丝的层层周折,抛去开销,每丝可以赚多少钱。呒,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这不是剥削工人们的劳力?”他把这些见闻感想全部写进《南行杂记》之二《劳资问题》一文中。

  应该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于像徐志摩这样的文人来说,这种尊崇劳工、同情平民的态度,还是难能可贵的。也许正是这种思想的支配,他的创作须角也不时伸向下层社会,去捕捉遭凌辱受歧视的悲苦人生。他的小说《老李》写农村小学校长活活被封建宗法家族制度杀死的惨剧;《家德》则讲述一个善良勤劳忠诚的老仆人卑微的一生。类似题材的作品在他的诗歌中数量更多。在《灰色的人生》一诗中他说:

  来,我邀你们到民间去,听衰老的,病痛的,贫苦的,残毁的,受压迫的,烦闷的,奴服的,懦弱的,丑陋的,罪恶的,自杀的——和着深秋的风声与雨声——合唱的“灰色的人生”!

  劳苦大众悲惨的人生图景和痛苦呼号,不时映入他的眼帘,敲击他的耳膜。《先生,先生……》描绘在冰冷的北风中,“一个单布褂的女孩颤动着呼声”,向“车里戴着大皮帽的先生”乞讨;《盖上几张油纸》写贫苦农妇在风雪交加中哀哭刚刚冻死的三岁儿子;《一条金色光痕》通过为死于饥寒的孤苦老太婆募化棺木的悲剧,诅咒人间的不公不平。《一小幅的穷乐图》展示了一幅触目惊心的图画:穷人们和狗一起在垃圾堆中争抢着富贵人家倾倒的残羹剩饭……。徐志摩所处的20世纪20年代,正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苦难时代。诗人就亲身历受了直奉战争和江浙战争之苦。他的某些诗章如《太平景象》、《大帅》、《“人变兽”》、《毒药》……等等,都较有切肤感受地反映了战祸兵灾带来的深重灾难。总之,在残忍、恶浊、暗无天日和贫富悬殊对立的畸形社会环境中,徐志摩不可能整日躲在象牙塔内吟哦缪斯和爱神。在他多情的琴弦上,有时免不了要弹拨出一声声社会不公不平的音符旋律。在这其中,《庐山石工歌》无疑是最有代表性、最好的一篇。它是劳工神圣思潮在一个正直知识分子身上的投影。如果能把这样一首劳工颂歌谱曲成歌,那么它一定会像徐志摩期待的那样,唱出中华民族血赤的心声,传达出中国人民伟大沉默的悲哀。

  徐志摩生前死后,对他的臧否褒贬可谓大起大落。最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爆炒徐志摩的绯闻艳史,愈演愈烈。除了原有的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三位女性之外,最近加盟的外籍女士赛珍珠,势头更劲;发掘与这位洋女的隐私罗曼史,更是不遗余力。近期,上海、北京相继播映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林徽因的后人对电视剧提出严正批评,又引发了新一轮的徐志摩热。

  我们并不反对描摹作家的私生活及其感情历程的演进,但这必须与作家的思想和创作有关,必须是真实的、可靠的、可信的,而决不是凭空捏造的有损传主形象的胡诌八扯。爱情仅仅只是徐志摩人生中的一部分,他还有与爱情同样重要甚至于更为重要的思想上、创作上的其他方面。比如,对他政治上反共、反苏、反列宁的实事求是的定性与辨正;创作上对他的爱情诗、平民诗、政治诗以及绍介译西方文学的恰如其分的评估等等。在对诗人艳史倾注过多注意力的同时,能否对他创作思想中关注社会、直面人生的积极进取的一面,稍加观照审视即以诗人作品谱曲而言,在听惯了缠绵悱恻、曼声低徊的爱情咏叹之外,能否在舞台银幕荧屏上,领略一下诸如石工歌之类粗犷、高亢、激越的劳动号子声。

  附:徐志摩的《五老峰》

  五 老 峰 

  徐志摩

  不可摇撼的神奇,

  不容注视的威严,

  这耸峙,这横蟠,

  这不可攀援的峻险!

  看!那巉岩缺处,

  透露著天,窈远的苍天,

  在无限广博的怀抱间,

  这磅礴的伟象显现!

  是谁的意境,是谁的想象?

  是谁的工程与抟造的手痕?

  在这亘古的空灵中,

  陵慢着天风,天体与天氛!

  有时朵朵明媚的彩云,

  轻颤的,妆缀著老人们的苍鬓,

  像一树虬干的古梅在月下

  吐露了艳色鲜葩的清芬!

  山麓前伐木的村童,

  在山涧的清流中洗濯,呼啸,

  认识老人们的嗔颦,

  迷雾海沫似的喷涌,铺罩,

  淹没了谷内的青林,

  隔绝了鄱阳的水色袅渺,

  陡壁前闪亮著火电,听呀!

  五老们在渺茫的雾海外狂笑!

  朝霞照他们的前胸,

  晚霞戏逗著他们赤秃的头颅;

  黄昏时,听异鸟的欢呼,

  在他们鸠盘的肩旁怯怯的透露

  不昧的明星光与月彩:

  柔波里,缓泛着的小艇与轻舸;

  听呀!在海会静穆的钟声里,

  有朝山人在落叶林中过路!

  更无有人事的虚荣,

  更无有尘世的仓促与噩梦,

  灵魂!记起这从容与伟大,

  在五老峰前饱啜自由的山风!

  这不是山峰,这是古圣人的祈祷

  凝聚这“冻乐”似的建筑神工,

  给人间一个不朽的凭证——

  一个“崛强的疑问”

  在无极的蓝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放歌五老 关注石工

发布时间: 2015-06-10 11:07: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845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在徐志摩的诗歌中,《庐山石工歌》也许算不上引人注目的一首。然而每次诵读它时,耳畔总萦绕着《伏尔加船夫曲》深厚凝重的歌音。而每当聆听伏尔加纤夫低沉而悲怆的哦吟,则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庐山石工歌》。

  1924年夏,送走了尊崇的大诗人泰戈尔,告别了追慕已久而终不可得的美丽少女林徽因(她与未婚夫梁思成一起,远走美国留学),徐志摩带着一颗怅惘而伤痛的心,来到庐山。他住在小天池,背靠壮美的五老峰,面对浩淼的鄱阳湖。他想借大自然的山色水光,来洗涤感情的伤口,冷却发烫的头脑,求得心灵的片刻宁静。

  然而,在庐山,撞击他灵府的,不是眼前的美景奇境,也不是忧郁的如烟往事;而是每当黎明黄昏时分,朝雾暮霭般弥漫回荡在千山万壑之间的石工号子声。那是开山劈石的庐山石工,在搬移扛运沉重巨石时,抬脚一哼,挪步一呼,从肺腑胸臆深处喷迸出来的对苦难生活的呼号。那喊叫声时缓时急,时断时续,时高时低,凄迷而不哀伤,悲凉而不颓丧。诗人凝神谛听,一遍一遍。他的心被撼动了,陷入深深的沉思:“这是痛苦人间的呼吁,还是自己灵魂的悲声?”耳际一阵又一阵苍凉雄浑的号子声是那么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似地。他不由想起了夏里亚宾,那个蜚声寰宇的俄国低音歌者,他的《伏尔加船夫曲》,其情调与韵致,与四周这动人魂魄的庐山石工号子,有着多么一致的貌合与神似在石工号子和纤夫曲之间,他似乎找到了契合点,于是拿起笔,写下了这首咏叹庐山石工的歌词。

  正如《伏尔加船夫曲》是在“哎哟嗬”和“哎嗒嗒哎嗒”等一连串衬词的烘染下,运用纤夫号子的形式,唱出了“齐心协力把纤拉,沿着伏尔加母亲河;踏破人间不平路,对着太阳唱起歌”的主题词,《庐山石工歌》也大量重叠地采用“唉浩,唉浩”和“浩唉,浩唉”的帮腔衬词,复沓回环,反复诵咏,衬托出它的主题词:

  我们早起,看东方晓

  鄱阳湖低,庐山高

  我们早起,看白云飞

  天气好,上山去

  太阳好,太阳焦

  赛如火烧

  大风起,白云铺地

  当心脚底

  闪电飞,大雨暴

  天昏地黑,天雷到

  上山去,上山去

  鄱阳湖低,五老峰高

  对自己这首《庐山石工歌》,徐志摩可谓情有独钟,抱有很高的期望值。诗一写成,他立刻交给当时北京《晨报副刊》的主编刘勉己。1925年3月当欧游途中车过西伯利亚大地时,他又特地给刘写信,表示在发表之前,想给这首诗“加上几句注解”。他在信里详尽陈述了石工歌的创作动因和经过。信的最后说:

  ……Chaliapin,俄国著名歌者,有一支歌,叫做《鄂尔加河上的舟人歌》Volga Boatmen's Song,是用回返重复的低音,仿佛鄂尔加沉着的涛声,表现俄国民族伟大沉默的悲哀。我当时听了庐山石工的叫声,就想起他的音乐,这三段石工歌便是从那个经验里化成的。我不懂得音乐,制歌不敢自信,但那浩唉的声调至今还在我灵府里动荡,我只盼望将来有音乐家能利用那样天然的音籁,谱出我们汉族血赤的心声!

  当这首诗在《晨报副刊》发表以及后来辑入诗集《翡冷翠的一夜》时,这封信也就附录在诗末,成为解读该诗的一把钥匙。然而,与徐志摩期望形成鲜明对照,在《庐山石工歌》问世以后以至今日的七十余年中,它始终默默无闻,很少有人提起它,当然更谈不上作曲家为它谱曲。

  其实,在中国现代音乐史上,徐志摩的诗曾经屡屡被谱成歌曲,谱曲者中就包括像黄自、赵元任那样有名的音乐家。他的《海韵》多年来一直是被传唱的名歌。而那首作为话剧《卞昆冈》插曲、题名《偶然》的小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也曾搭着音符的翼翅,征服过不少观众的心。特别是诗人的传世名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以及“我不知道风/是在那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轻波里依洄”等等,更是一再被戏剧电影谱上曲子,不胫而走。既然如此,人们不免要问:为什么上述作品能引起作曲家如此眷顾青睐,而诗人以澎湃激情喷薄而出的《庐山石工歌》,却遭到漠视与冷遇,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应和这位大诗人的吁求恳请是因为诗写得不好吗不尽然。这是一首表现石工在日晒、风吹、雨打、电闪雷鸣中艰辛劳作的劳工之歌。词义浅显平易,节奏平缓沉凝,最适于谱曲制歌。笔者认为,这首诗之所以未被谱曲流传,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诗歌与歌词之间各自不同特征的错位。正如前面所说,石工歌效仿《伏尔加船夫曲》,大量运用衬词帮腔。衬词帮腔是歌曲中不可或缺的特质,在演唱中既可烘托气氛,渲染情绪,又能助长声势,强化主题。但是一首未经配曲的歌词,如果仅仅当作一首诗来赏析阅读,那麻麻密密、层层叠架的衬字虚词,反而成了阅读的障碍和累赘。就以这首石工歌来说,全文3段41行,共281个字,其中“唉浩”“浩唉”占去了18行158个字,行行都有这两个字。这样,歌词中短短几行的主题词就被淹没在衬字虚词的汪洋大海之中,读者必须花费很大的剔挑剥褪的功夫,如扒笋皮,如沙里淘金,才能露出主题词的真相原貌。经此周折,读者已是诗意阑珊,兴味索然。这也许就是《庐山石工歌》常年待字闺中的主要原因。

  附带说一句,这虽然是一首很不错的劳工赞歌,但歌中缺少一种人们通常说的“诗眼”,亦即像“踏平人间不平路,对着太阳唱起歌”那样气势恢宏而又富含哲理的隽言睿语,因而读起来略嫌词意平淡单薄,浅露质直,缺乏深厚的蕴涵和阔大的包容。这也许是这首歌词未能被人看中的另一个原因。

  如果从作曲家的角度加以推究,20年代末30年代初,正是以胡适、 徐志摩为代表的新月派,与以鲁迅、茅盾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派对峙最为激烈尖锐的时代。这时,处于两种文化搏斗风口浪尖的徐志摩,已被定位于中国布尔乔亚“末代的诗人”,成为左翼文化的众矢之的,他的作品包括《庐山石工歌》在内想要左翼作曲家谱曲配歌,简直是天方夜谭。而另一些政治色彩较淡的非左翼自由派艺术家,如萧友梅、黄自、黎锦晖、赵元任等等,他们真正感兴趣的,又只是诗人那些晶莹圆润、剔透玲珑的抒情短章和爱情咏叹。如此看来,既难容于左翼音乐,又不被自由派作曲家看好,《庐山石工歌》受冷落遭搁置的缘由,就很容易理解了。

  《庐山石工歌》未能谱曲流传,还有不少类似题材的作品没有受到重视,就使人们难以看到徐志摩的另一面。

  五四运动前夕的1918年,蔡元培的《劳工神圣》和周作人的《人的文学》相继发表。他们提出的崇尚劳工、尊重平民的民主思想,撼动了整个中国思想界和文学界。而此时的徐志摩正在北大攻读法学和政治学,准备出洋留学,“劳工神圣”的思潮不可能不对他产生影响。事实上,此后三四年在美英的留学生涯中,在研修西方人文科学时,劳工问题一直是他研习的主要课题之一。他曾在《南行杂记》一文中回忆当年留学生活时说:“到了美国,我对劳工的同情益发分明了……劳工,多么响亮,多么神圣的名词”1922年回国后,他对眼前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黑暗现状痛心疾首,特别是对被压在社会最底层、挣扎在水深火热中的劳苦大众,更是抱着同情和关注的态度。

  1926年他回到浙江海宁老家,有过一次亲身接触产业工人的机会。在参观父亲经营的丝厂时,看到一百多名女工其中包括许多7—13岁的、头面上长着暑疮热疖的童工,冒着高温酷暑,在滚烫的汤盆前缫丝捞茧,他心中着实不忍,禁不住责问道:“一群猪羊似的工人们,关在牢狱似的厂房里,拼了血汗替自己家里赚几个小钱,替出资本办厂的财主赚大钱,”这“实在太不人道,太近剥削” 他直言不讳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厂工做工。看过了心里觉着一种难受。那么大热的天在那么热的屋子里连做着将近十二个小时的工,外面的账房计算给我们听,从买进生茧到卖出生丝的层层周折,抛去开销,每丝可以赚多少钱。呒,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这不是剥削工人们的劳力?”他把这些见闻感想全部写进《南行杂记》之二《劳资问题》一文中。

  应该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于像徐志摩这样的文人来说,这种尊崇劳工、同情平民的态度,还是难能可贵的。也许正是这种思想的支配,他的创作须角也不时伸向下层社会,去捕捉遭凌辱受歧视的悲苦人生。他的小说《老李》写农村小学校长活活被封建宗法家族制度杀死的惨剧;《家德》则讲述一个善良勤劳忠诚的老仆人卑微的一生。类似题材的作品在他的诗歌中数量更多。在《灰色的人生》一诗中他说:

  来,我邀你们到民间去,听衰老的,病痛的,贫苦的,残毁的,受压迫的,烦闷的,奴服的,懦弱的,丑陋的,罪恶的,自杀的——和着深秋的风声与雨声——合唱的“灰色的人生”!

  劳苦大众悲惨的人生图景和痛苦呼号,不时映入他的眼帘,敲击他的耳膜。《先生,先生……》描绘在冰冷的北风中,“一个单布褂的女孩颤动着呼声”,向“车里戴着大皮帽的先生”乞讨;《盖上几张油纸》写贫苦农妇在风雪交加中哀哭刚刚冻死的三岁儿子;《一条金色光痕》通过为死于饥寒的孤苦老太婆募化棺木的悲剧,诅咒人间的不公不平。《一小幅的穷乐图》展示了一幅触目惊心的图画:穷人们和狗一起在垃圾堆中争抢着富贵人家倾倒的残羹剩饭……。徐志摩所处的20世纪20年代,正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苦难时代。诗人就亲身历受了直奉战争和江浙战争之苦。他的某些诗章如《太平景象》、《大帅》、《“人变兽”》、《毒药》……等等,都较有切肤感受地反映了战祸兵灾带来的深重灾难。总之,在残忍、恶浊、暗无天日和贫富悬殊对立的畸形社会环境中,徐志摩不可能整日躲在象牙塔内吟哦缪斯和爱神。在他多情的琴弦上,有时免不了要弹拨出一声声社会不公不平的音符旋律。在这其中,《庐山石工歌》无疑是最有代表性、最好的一篇。它是劳工神圣思潮在一个正直知识分子身上的投影。如果能把这样一首劳工颂歌谱曲成歌,那么它一定会像徐志摩期待的那样,唱出中华民族血赤的心声,传达出中国人民伟大沉默的悲哀。

  徐志摩生前死后,对他的臧否褒贬可谓大起大落。最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爆炒徐志摩的绯闻艳史,愈演愈烈。除了原有的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三位女性之外,最近加盟的外籍女士赛珍珠,势头更劲;发掘与这位洋女的隐私罗曼史,更是不遗余力。近期,上海、北京相继播映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林徽因的后人对电视剧提出严正批评,又引发了新一轮的徐志摩热。

  我们并不反对描摹作家的私生活及其感情历程的演进,但这必须与作家的思想和创作有关,必须是真实的、可靠的、可信的,而决不是凭空捏造的有损传主形象的胡诌八扯。爱情仅仅只是徐志摩人生中的一部分,他还有与爱情同样重要甚至于更为重要的思想上、创作上的其他方面。比如,对他政治上反共、反苏、反列宁的实事求是的定性与辨正;创作上对他的爱情诗、平民诗、政治诗以及绍介译西方文学的恰如其分的评估等等。在对诗人艳史倾注过多注意力的同时,能否对他创作思想中关注社会、直面人生的积极进取的一面,稍加观照审视即以诗人作品谱曲而言,在听惯了缠绵悱恻、曼声低徊的爱情咏叹之外,能否在舞台银幕荧屏上,领略一下诸如石工歌之类粗犷、高亢、激越的劳动号子声。

  附:徐志摩的《五老峰》

  五 老 峰 

  徐志摩

  不可摇撼的神奇,

  不容注视的威严,

  这耸峙,这横蟠,

  这不可攀援的峻险!

  看!那巉岩缺处,

  透露著天,窈远的苍天,

  在无限广博的怀抱间,

  这磅礴的伟象显现!

  是谁的意境,是谁的想象?

  是谁的工程与抟造的手痕?

  在这亘古的空灵中,

  陵慢着天风,天体与天氛!

  有时朵朵明媚的彩云,

  轻颤的,妆缀著老人们的苍鬓,

  像一树虬干的古梅在月下

  吐露了艳色鲜葩的清芬!

  山麓前伐木的村童,

  在山涧的清流中洗濯,呼啸,

  认识老人们的嗔颦,

  迷雾海沫似的喷涌,铺罩,

  淹没了谷内的青林,

  隔绝了鄱阳的水色袅渺,

  陡壁前闪亮著火电,听呀!

  五老们在渺茫的雾海外狂笑!

  朝霞照他们的前胸,

  晚霞戏逗著他们赤秃的头颅;

  黄昏时,听异鸟的欢呼,

  在他们鸠盘的肩旁怯怯的透露

  不昧的明星光与月彩:

  柔波里,缓泛着的小艇与轻舸;

  听呀!在海会静穆的钟声里,

  有朝山人在落叶林中过路!

  更无有人事的虚荣,

  更无有尘世的仓促与噩梦,

  灵魂!记起这从容与伟大,

  在五老峰前饱啜自由的山风!

  这不是山峰,这是古圣人的祈祷

  凝聚这“冻乐”似的建筑神工,

  给人间一个不朽的凭证——

  一个“崛强的疑问”

  在无极的蓝空!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