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借酒装疯 画藏真情

——唐寅和他的《庐山图》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1:13: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唐寅(1470—1524),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明代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与沈周、文征明、雠英合称“明四家”。善书法、能诗文,尤长于绘画。最擅山水,兼精仕女、人物,偶作水墨花鸟,在吴县一带颇有名气,官宦巨贾,向他求画的不绝于途。

  明正德9年(1514),时唐寅44岁,忽有江西南昌宁王朱宸濠派使者携带礼物聘请唐寅与文征明到宁王府作画。文征明推病不往。唐寅正想就此机会到江西游览名胜,遂欣然前往。宁王盛情接待了他,命他歇息几天就吟诗作画,作王府的幕宾,为宁王歌功颂德。

  唐寅在南昌游览期间,听到街谈巷议,宁王在招兵买马,网罗党羽,图谋作乱。唐寅这才明白,宁王所以重礼相聘,是想借重自己的名声,培植个人的势力,为篡夺皇位结党营私。唐寅由此而想起14年前曾因别人科场舞弊而受到株连,在官场摔了一跤,现又成为宁王掌中之物,万一东窗事发,这附逆作乱是要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唐寅愈想愈怕,寻思脱身之计,只有学古人于急难时装疯卖傻,掩人耳目。此时他荒诞不羁,故作胡言乱语,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中赤身露体,不知羞耻。

  这一招果然有效。宁王见他这般丑态,弄得哭笑不得,以为他真的疯了,留在王府有伤体统,赏了些银子,打发他回乡。唐寅这才从政治斗争的旋涡中挣脱出来,登舟从南昌经鄱阳湖回苏州老家,中途登临了慕名已久的庐山。

  唐寅这次游览庐山,与以往游览名山大川的心情有所不同,他是在一场惊吓之后,带着心有余悸的心情登上这座千古名山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敞开心扉,尽情地游览了庐山的险峰峻岭,飞瀑流泉,让大自然的美景消除胸中的块垒,忘却近日的不快。他发现匡庐的山水与家乡小桥流水的园林风光相比,别有一种雄浑刚阳之美。他急于把自己在庐山所见所感通过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从庐山下来,途经安徽,住在一个朋友家里,濡墨

挥毫,精心绘制了这幅《庐山图》。

 

  唐寅的这幅《庐山图》描绘的是庐山南麓三峡桥(即观音桥)一带的景色。三峡桥在庐山汉阳峰与五老峰夹峙的三峡涧上。涧外诸峰峥嵘兀立,涧中流水奔腾咆哮,涧边古树荫蔽数里,涧上石桥雄伟壮观。此间景色为山南一绝。

  唐寅属于明代中期最有影响的吴门画派。他的山水画集工笔与写意于一体,画风秀润、缜密。《庐山图》上的景物有三个层次,前景是嵯峨的岩石上,挺立着几棵枝桠交错的古树,在朔风中落叶纷飞,老枝纷披。中景是一段玉带似的白云,横亘山腰,白云中隐现出一道瀑布,从山垭间喷礴而出,顺着山势,几经曲折,化为一泓碧水,荡漾在山脚下。远景是一排险峭的山峰,如戟似剑,直刺苍穹。《庐山图》的精妙处在于唐寅在画的右下端画了一道横跨山涧的山桥,桥上一童子正在奋力挥鞭,驱赶着两匹负重的瘦驴过桥。那瘦驴可能是被瀑布的巨响所惊吓,弯蹄低头,不肯过桥,人与驴在桥上呈僵持状态。使《庐山图》静中有动,境界活跃起来。

  乍一看,唐寅的《庐山图》是他在游览时所见的山间小景,实际上作者已寓情于画,借物抒情,倾吐胸中真情。唐寅只能寓情于画,借画隐晦曲折地抒发自己的不满情绪。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满腹有文难骂鬼,措身无地反忧天。”《庐山图》呈现给观众的是萧索、压抑、沉重的情感色彩。这种自然物象的色彩,隐现了诗人心理情绪的色彩。“所言非所画,其意在画外”。唐寅在借画讽世、表达意蕴上可谓用心良苦。

  诗画结合,画上题诗,是我国绘画艺术特有的一种民族风格。唐寅在《庐山图》上也题了一首诗。诗曰:

  匡庐山前三峡桥,悬流溅扑鱼龙跳。

  羸骖强策不肯度,古木惨淡风萧萧。

  此诗的前两句描写了三峡桥的地理位置和山水胜景,第四句描写了此间朔风阵阵、落木萧萧的气氛,第三句“赢骖强策不肯度”诉说了内心难以排解的隐痛和有志难伸的悲愤,唐寅《庐山图》的题画诗,是对画境的补充和发展,倾吐了胸中的一片真情。

  唐寅这次游庐山,还写了一首七律《登庐山》。诗曰:

  匡庐山高高几重,山雨山烟浓复浓。

  移家欲住屏风叠,骑驴来看香炉峰。

  江上乌帽谁度水,岩际白衣人采松。

  古句摩崖留岁月,读之漫灭为修容。

  唐寅的这首诗不仅描绘了庐山高峰插云、烟云迷漫、佛道出没的情景,也表达了自己愿步李白的后尘,隐居屏风叠的愿望,反映了他厌恶和逃避现实的心情,并流露出他对匡庐胜境的无限眷恋之情。读这首诗也有助于我们对唐寅《庐山图》的理解和欣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借酒装疯 画藏真情

发布时间: 2015-06-10 11:13: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864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唐寅(1470—1524),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明代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与沈周、文征明、雠英合称“明四家”。善书法、能诗文,尤长于绘画。最擅山水,兼精仕女、人物,偶作水墨花鸟,在吴县一带颇有名气,官宦巨贾,向他求画的不绝于途。

  明正德9年(1514),时唐寅44岁,忽有江西南昌宁王朱宸濠派使者携带礼物聘请唐寅与文征明到宁王府作画。文征明推病不往。唐寅正想就此机会到江西游览名胜,遂欣然前往。宁王盛情接待了他,命他歇息几天就吟诗作画,作王府的幕宾,为宁王歌功颂德。

  唐寅在南昌游览期间,听到街谈巷议,宁王在招兵买马,网罗党羽,图谋作乱。唐寅这才明白,宁王所以重礼相聘,是想借重自己的名声,培植个人的势力,为篡夺皇位结党营私。唐寅由此而想起14年前曾因别人科场舞弊而受到株连,在官场摔了一跤,现又成为宁王掌中之物,万一东窗事发,这附逆作乱是要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唐寅愈想愈怕,寻思脱身之计,只有学古人于急难时装疯卖傻,掩人耳目。此时他荒诞不羁,故作胡言乱语,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中赤身露体,不知羞耻。

  这一招果然有效。宁王见他这般丑态,弄得哭笑不得,以为他真的疯了,留在王府有伤体统,赏了些银子,打发他回乡。唐寅这才从政治斗争的旋涡中挣脱出来,登舟从南昌经鄱阳湖回苏州老家,中途登临了慕名已久的庐山。

  唐寅这次游览庐山,与以往游览名山大川的心情有所不同,他是在一场惊吓之后,带着心有余悸的心情登上这座千古名山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敞开心扉,尽情地游览了庐山的险峰峻岭,飞瀑流泉,让大自然的美景消除胸中的块垒,忘却近日的不快。他发现匡庐的山水与家乡小桥流水的园林风光相比,别有一种雄浑刚阳之美。他急于把自己在庐山所见所感通过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从庐山下来,途经安徽,住在一个朋友家里,濡墨

挥毫,精心绘制了这幅《庐山图》。

 

  唐寅的这幅《庐山图》描绘的是庐山南麓三峡桥(即观音桥)一带的景色。三峡桥在庐山汉阳峰与五老峰夹峙的三峡涧上。涧外诸峰峥嵘兀立,涧中流水奔腾咆哮,涧边古树荫蔽数里,涧上石桥雄伟壮观。此间景色为山南一绝。

  唐寅属于明代中期最有影响的吴门画派。他的山水画集工笔与写意于一体,画风秀润、缜密。《庐山图》上的景物有三个层次,前景是嵯峨的岩石上,挺立着几棵枝桠交错的古树,在朔风中落叶纷飞,老枝纷披。中景是一段玉带似的白云,横亘山腰,白云中隐现出一道瀑布,从山垭间喷礴而出,顺着山势,几经曲折,化为一泓碧水,荡漾在山脚下。远景是一排险峭的山峰,如戟似剑,直刺苍穹。《庐山图》的精妙处在于唐寅在画的右下端画了一道横跨山涧的山桥,桥上一童子正在奋力挥鞭,驱赶着两匹负重的瘦驴过桥。那瘦驴可能是被瀑布的巨响所惊吓,弯蹄低头,不肯过桥,人与驴在桥上呈僵持状态。使《庐山图》静中有动,境界活跃起来。

  乍一看,唐寅的《庐山图》是他在游览时所见的山间小景,实际上作者已寓情于画,借物抒情,倾吐胸中真情。唐寅只能寓情于画,借画隐晦曲折地抒发自己的不满情绪。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满腹有文难骂鬼,措身无地反忧天。”《庐山图》呈现给观众的是萧索、压抑、沉重的情感色彩。这种自然物象的色彩,隐现了诗人心理情绪的色彩。“所言非所画,其意在画外”。唐寅在借画讽世、表达意蕴上可谓用心良苦。

  诗画结合,画上题诗,是我国绘画艺术特有的一种民族风格。唐寅在《庐山图》上也题了一首诗。诗曰:

  匡庐山前三峡桥,悬流溅扑鱼龙跳。

  羸骖强策不肯度,古木惨淡风萧萧。

  此诗的前两句描写了三峡桥的地理位置和山水胜景,第四句描写了此间朔风阵阵、落木萧萧的气氛,第三句“赢骖强策不肯度”诉说了内心难以排解的隐痛和有志难伸的悲愤,唐寅《庐山图》的题画诗,是对画境的补充和发展,倾吐了胸中的一片真情。

  唐寅这次游庐山,还写了一首七律《登庐山》。诗曰:

  匡庐山高高几重,山雨山烟浓复浓。

  移家欲住屏风叠,骑驴来看香炉峰。

  江上乌帽谁度水,岩际白衣人采松。

  古句摩崖留岁月,读之漫灭为修容。

  唐寅的这首诗不仅描绘了庐山高峰插云、烟云迷漫、佛道出没的情景,也表达了自己愿步李白的后尘,隐居屏风叠的愿望,反映了他厌恶和逃避现实的心情,并流露出他对匡庐胜境的无限眷恋之情。读这首诗也有助于我们对唐寅《庐山图》的理解和欣赏。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