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文记游踪 诗写愁肠

----陆游与庐山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1:09: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从崎岖的山路攀登庐山,可以尽情地揽结险峰,悬崖,惊壑,深渊种种奇幻峻峭的风光,这是“身在此山中”的人们所领略过的;如果乘舟自长江逆水而进,或漫游于鄱湖之上,“身在此山外”,远望庐山及其四周,将是怎样的一幅湖光山色呢?想不到八百年前,我们的一位古人,南宋著名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就饱享过这样的眼福呢。

  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夏秋之交的八月,陆游在赴四川夔州就任途中,从山阴启程,沿长江抵江州,不但在船上亲睹了庐山心脏长江, 鄱湖的风采,并且上岸前往庐山,在一些名胜地盘桓数日。庐山的远景和近影第一次映入了诗人的心田,他感到无限惊异,神驰意畅,立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丰富的感受写入了著名的日记体游记——《入蜀记》之中。

  我们按照诗人描述的顺序,先来进行一番水上的旅游吧。

  八月一日,陆游的船已进入江西境内,他惊喜地看到了彭浪矶与小孤山,“二山东西相望”,特别是小孤山,是名扬天下的江中独山----金山、焦山、落星等所不能可比的。它远远看去,“碧峰独立,孤起上干云霄,愈近愈秀,冬夏睛雨,姿态万变”;再看彭浪矶,“三面临江,倒影水中,亦占一山之胜”,这时身临其境,陆游对彭浪矶命名的由来有了切身感受,他觉得船行至这里时。“虽亦无风亦浪涌”,彭浪矶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而得名的。当天傍晚,他们停泊在离小孤山只有一里远的地方,又驾着小船,登上小孤山,游小孤山庙,“南望彭泽,都昌诸山,烟雨空蒙,鸥鹭灭没”。当他立在庙门一侧时,看到一群俊鹘搏击着水禽,掠过江面向南奋飞,觉得甚是壮观,不禁为这样洋溢着活力的江上暮色所陶醉。

  八月二日,一早就碰上了一个多变的天气,当船离岸已近二十里时,忽然江面是风云腾涌,使得船工急忙收缆不敢前行。说来奇怪,不过一会儿,风消云散,船又继续扬帆西上,船行至鄱阳湖口,“四望无际”,浩浩荡荡,才真正体会到李白诗句“开帆入天境”的精妙。在这里,庐山和大孤山已经可以望见,大孤山不象小孤山好样四周布满沙洲,芦苇,而是有如四根柱梁浮立水面,四边都“涉弥皆水”。有趣的是,江水自湖口分为二支,长江水浊浪翻滚,鄱湖水碧波荡澜二水汇合处好象一条“引绳”划开,真是泾渭分明,一清二楚。这天直到天黑,陆游一行才抵达长江南岸的重镇,文化名城---江州。

  八月三日至六日,陆游几乎遍访江州的名胜。他为了实地考察白居易当年送客和听琵琶女弹唱的地言,特意将船移泊当阳江边的琵琶亭下,他好象回到了产生《琵琶行》这样伟大诗篇的年代,白居易吟诵诗作的情景好象浮现在眼前。八月五日,江州官员在庾亮楼为他举行了一次宴会,这座楼阁是以曾经镇守武昌的东晋名将庾亮命名的。陆游对于这类官场应酬并无举,却倾心于欣赏这座庾亮楼阁的壮丽景色,他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楼南对庐山,“北临长江,气象雄丽。自京口(今镇江)以西,登临之地多矣,无出庾楼右者。楼不甚高。而觉江山烟云皆在几席间,真绝景也”!他还前往李白吟诗的天庆观即浔阳紫极宫。这时的天庆观,由于连年的战火已大多毁坏,李白《题浔阳紫极宫》的诗刻已不复存在,太清殿也只剩下一座唐人塑造的老君像和唐明皇的金铜像。这座倒是主持 冷落破败的寺庙没有引起陆游多大兴趣。倒是主持寺院的寺主给他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这位道人原有一个小康之家,后遇战乱弃家修道,他说岳飞曾给他一份"度牒",为了感念岳大将军的情谊,他一直供奉着岳飞你子的画像。陆游想不到一个出家之人,还会对抗金名将这样敬重和怀念,真是人心不可违,所以对这件事专门在日记上写了一笔。

  在江州,无论是庾亮楼,还是天庆观,陆游都不只一次地翘首观望离得越来越近的庐山,他亲访庐山的心情也越来越急切了。

  八月七日,陆游往游庐山太平宫,东林寺。从江州到太平宫有三十里路,走了一半便在新桥市休息。在这里时,只见一路上车马驰骋,行人憧憧不绝,一打听,原来八月一日至七日,正值当地的白莲会,人们都去太平宫赴会焚香,今天是一年一度盛会的最后一天,虔诚的信徒要抓紧这难得的时间前去表示自己的心意,所以来往的人也就特别多。这种民间风俗,使得陆游感到新鲜,好奇,觉得别有一番情趣。

  八月八日,陆游来到太平宫。看到宫前两座高达十余太的三层钟楼,全部用砖石砌成而不用一根木头,钟楼栏桷齐飞,非常壮观,他对工匠的精湛技艺赞叹不已,觉得高明的木匠也不过如此。而这位诗人从太平宫来到东林寺,看到虎溪用砖砌了一条小沟,却觉得十分不快,认为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使得本是山中小涧的虎溪,“无复古趣”,他建议寺主把砖头拆掉。这天,陆游还到了白居易草堂遗址,晚上就在东林寺下榻。

  八月九日,陆游游兴更增,上午瞻仰了慧远法师祠堂及神运殿,下午参拜了西林寺,晚上取道从原路返回,又到新桥小憩。他来到三国神医董奉汲水的井旁,痛快地喝了一顿井水,觉得水味甜美。次日,陆游从地方志上得知庐山康王谷的谷帘泉水“甘腴清冷,备具众美”,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在日记里写道:“前辈或斥水品以为不可信,水固不必尽当,然谷帘卓然,非惠山所,则亦不可诬也”,但由于公务在身,未能前往康王谷,亲口尝尝“天下第一泉”。这天直到天黑他才回到江州船上。一连几天在山中,微寒袭人,需要烤火取暖,江畔船上却仍然很闷热,竟要挥扇不止,山里山外,真是两个天地。

  陆游就是这样匆匆忙忙地结束了他在庐山的第一次游览。当他的官船要启锚离开江州,还一直久久凝望着庐山,人虽走了,心却紧贴着她。陆游即将奔赴接近搞金前线的川陕一带,他带着以身许国的豪情,继续漫长的航程,他盼望有一天会带着抗击外犯的捷报,再来游览这座祖国的名山。

  陆游第二次来庐山是在八年后,应诏东归的途中。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对沦陷区人民的同情,对前线战局的关注,这种复杂的感情,在诗人的心中交织着,他用百感交集的诗作,抒发自己的情怀:

  从军忆在梁州日,心拟西征草捷书。铁马但思经太华,布帆何意拂匡庐。

  计谋落落知谁许,功业悠悠定已疏。尚喜东林寻旧社,月明清露湿芙蕖。

  陆游这次到庐山,沿着初游时的路线,重游了山北的几处胜迹,很快就前往临安去了。六月十四日,诗人在东林寺信了一宿,留下了一首七律《宿东林寺》诗。

  为了实现拯救祖国的宏图大志,陆游两度来到庐山,都是来去匆匆。可是,这位对祖国怀有一片丹心的诗人,直到临终也是“但悲不见九州同”,他的“报国虽死无战场”的遗恨,永远留在祖国的江河里和大地上,也留在千古匡庐的灵山秀水之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文记游踪 诗写愁肠

发布时间: 2015-06-10 11:09: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890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从崎岖的山路攀登庐山,可以尽情地揽结险峰,悬崖,惊壑,深渊种种奇幻峻峭的风光,这是“身在此山中”的人们所领略过的;如果乘舟自长江逆水而进,或漫游于鄱湖之上,“身在此山外”,远望庐山及其四周,将是怎样的一幅湖光山色呢?想不到八百年前,我们的一位古人,南宋著名的爱国主义诗人陆游,就饱享过这样的眼福呢。

  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夏秋之交的八月,陆游在赴四川夔州就任途中,从山阴启程,沿长江抵江州,不但在船上亲睹了庐山心脏长江, 鄱湖的风采,并且上岸前往庐山,在一些名胜地盘桓数日。庐山的远景和近影第一次映入了诗人的心田,他感到无限惊异,神驰意畅,立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以丰富的感受写入了著名的日记体游记——《入蜀记》之中。

  我们按照诗人描述的顺序,先来进行一番水上的旅游吧。

  八月一日,陆游的船已进入江西境内,他惊喜地看到了彭浪矶与小孤山,“二山东西相望”,特别是小孤山,是名扬天下的江中独山----金山、焦山、落星等所不能可比的。它远远看去,“碧峰独立,孤起上干云霄,愈近愈秀,冬夏睛雨,姿态万变”;再看彭浪矶,“三面临江,倒影水中,亦占一山之胜”,这时身临其境,陆游对彭浪矶命名的由来有了切身感受,他觉得船行至这里时。“虽亦无风亦浪涌”,彭浪矶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而得名的。当天傍晚,他们停泊在离小孤山只有一里远的地方,又驾着小船,登上小孤山,游小孤山庙,“南望彭泽,都昌诸山,烟雨空蒙,鸥鹭灭没”。当他立在庙门一侧时,看到一群俊鹘搏击着水禽,掠过江面向南奋飞,觉得甚是壮观,不禁为这样洋溢着活力的江上暮色所陶醉。

  八月二日,一早就碰上了一个多变的天气,当船离岸已近二十里时,忽然江面是风云腾涌,使得船工急忙收缆不敢前行。说来奇怪,不过一会儿,风消云散,船又继续扬帆西上,船行至鄱阳湖口,“四望无际”,浩浩荡荡,才真正体会到李白诗句“开帆入天境”的精妙。在这里,庐山和大孤山已经可以望见,大孤山不象小孤山好样四周布满沙洲,芦苇,而是有如四根柱梁浮立水面,四边都“涉弥皆水”。有趣的是,江水自湖口分为二支,长江水浊浪翻滚,鄱湖水碧波荡澜二水汇合处好象一条“引绳”划开,真是泾渭分明,一清二楚。这天直到天黑,陆游一行才抵达长江南岸的重镇,文化名城---江州。

  八月三日至六日,陆游几乎遍访江州的名胜。他为了实地考察白居易当年送客和听琵琶女弹唱的地言,特意将船移泊当阳江边的琵琶亭下,他好象回到了产生《琵琶行》这样伟大诗篇的年代,白居易吟诵诗作的情景好象浮现在眼前。八月五日,江州官员在庾亮楼为他举行了一次宴会,这座楼阁是以曾经镇守武昌的东晋名将庾亮命名的。陆游对于这类官场应酬并无举,却倾心于欣赏这座庾亮楼阁的壮丽景色,他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楼南对庐山,“北临长江,气象雄丽。自京口(今镇江)以西,登临之地多矣,无出庾楼右者。楼不甚高。而觉江山烟云皆在几席间,真绝景也”!他还前往李白吟诗的天庆观即浔阳紫极宫。这时的天庆观,由于连年的战火已大多毁坏,李白《题浔阳紫极宫》的诗刻已不复存在,太清殿也只剩下一座唐人塑造的老君像和唐明皇的金铜像。这座倒是主持 冷落破败的寺庙没有引起陆游多大兴趣。倒是主持寺院的寺主给他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这位道人原有一个小康之家,后遇战乱弃家修道,他说岳飞曾给他一份"度牒",为了感念岳大将军的情谊,他一直供奉着岳飞你子的画像。陆游想不到一个出家之人,还会对抗金名将这样敬重和怀念,真是人心不可违,所以对这件事专门在日记上写了一笔。

  在江州,无论是庾亮楼,还是天庆观,陆游都不只一次地翘首观望离得越来越近的庐山,他亲访庐山的心情也越来越急切了。

  八月七日,陆游往游庐山太平宫,东林寺。从江州到太平宫有三十里路,走了一半便在新桥市休息。在这里时,只见一路上车马驰骋,行人憧憧不绝,一打听,原来八月一日至七日,正值当地的白莲会,人们都去太平宫赴会焚香,今天是一年一度盛会的最后一天,虔诚的信徒要抓紧这难得的时间前去表示自己的心意,所以来往的人也就特别多。这种民间风俗,使得陆游感到新鲜,好奇,觉得别有一番情趣。

  八月八日,陆游来到太平宫。看到宫前两座高达十余太的三层钟楼,全部用砖石砌成而不用一根木头,钟楼栏桷齐飞,非常壮观,他对工匠的精湛技艺赞叹不已,觉得高明的木匠也不过如此。而这位诗人从太平宫来到东林寺,看到虎溪用砖砌了一条小沟,却觉得十分不快,认为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使得本是山中小涧的虎溪,“无复古趣”,他建议寺主把砖头拆掉。这天,陆游还到了白居易草堂遗址,晚上就在东林寺下榻。

  八月九日,陆游游兴更增,上午瞻仰了慧远法师祠堂及神运殿,下午参拜了西林寺,晚上取道从原路返回,又到新桥小憩。他来到三国神医董奉汲水的井旁,痛快地喝了一顿井水,觉得水味甜美。次日,陆游从地方志上得知庐山康王谷的谷帘泉水“甘腴清冷,备具众美”,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在日记里写道:“前辈或斥水品以为不可信,水固不必尽当,然谷帘卓然,非惠山所,则亦不可诬也”,但由于公务在身,未能前往康王谷,亲口尝尝“天下第一泉”。这天直到天黑他才回到江州船上。一连几天在山中,微寒袭人,需要烤火取暖,江畔船上却仍然很闷热,竟要挥扇不止,山里山外,真是两个天地。

  陆游就是这样匆匆忙忙地结束了他在庐山的第一次游览。当他的官船要启锚离开江州,还一直久久凝望着庐山,人虽走了,心却紧贴着她。陆游即将奔赴接近搞金前线的川陕一带,他带着以身许国的豪情,继续漫长的航程,他盼望有一天会带着抗击外犯的捷报,再来游览这座祖国的名山。

  陆游第二次来庐山是在八年后,应诏东归的途中。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对沦陷区人民的同情,对前线战局的关注,这种复杂的感情,在诗人的心中交织着,他用百感交集的诗作,抒发自己的情怀:

  从军忆在梁州日,心拟西征草捷书。铁马但思经太华,布帆何意拂匡庐。

  计谋落落知谁许,功业悠悠定已疏。尚喜东林寻旧社,月明清露湿芙蕖。

  陆游这次到庐山,沿着初游时的路线,重游了山北的几处胜迹,很快就前往临安去了。六月十四日,诗人在东林寺信了一宿,留下了一首七律《宿东林寺》诗。

  为了实现拯救祖国的宏图大志,陆游两度来到庐山,都是来去匆匆。可是,这位对祖国怀有一片丹心的诗人,直到临终也是“但悲不见九州同”,他的“报国虽死无战场”的遗恨,永远留在祖国的江河里和大地上,也留在千古匡庐的灵山秀水之间。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