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赋诗寄情 夜谈相知

----欧阳修与庐山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1:26: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庐山高歌赠刘凝之

  庐山高哉几千仞兮,根盘几百里,峨然屹立乎长江。长江西来走其下,是为扬澜、左蠡兮,洪涛巨浪日夕相冲撞。云消风止冰镜净,泊舟登岸而望远兮,上摩青苍以晻霭,下压后土之鸿宠。试往造乎其间兮,攀缘石磴窥空谼。千崖万壑响松桧,悬崖巨石飞流淙。水声聒聒乱人耳,六月飞霜洒石矼。仙翁释子亦往往而逢兮,吾尝恶其学纪而言咙。但见丹霞翠壁远近映楼阁,晨钟暮鼓杳霭罗幡幢。幽花野草不知其名兮,风吹雾湿香涧谷,时有白鹤飞来双。幽寻远去不可极,便欲绝世遗纷厖。羡君买田筑室老其下,插秧成畴兮酿酒盈缸。欲令浮岚暖翠千万状,坐卧常对乎轩窗,君怀磊砢有至宝,世俗不辨珉与玒。策名为吏二十载,青衫白首困一邦。宠荣声利不可以苟屈兮,自非清泉白石有深趣,其意兀硉何由降,丈夫壮节似君少,嗟我欲说,安得巨笔如长杠。

  欧阳修是皇右五年(公元1053年),从南京送母送葬故乡江西永丰县后,返回职所途中,登游庐山的。这次,他还全过程赶到庐山东南的南康(今星子县)落星湾,拜访了他的同年老友,在此隐居的北宋名士刘中允。欧阳修有感于刘中允高山一样的节操,挥笔写下了上面这首诗。

  《庐山高》不是信手拈来的题赠之作,而是一篇借物喻人,寄兴深微的成熟力作。诗人黄庭坚在庐山读了这首诗后,曾题跋说:“庐山之美,既备于欧阳文忠公之诗,中朝士大夫读之慨然。”诗的前半部分以开阔合纵的气势,写出庐山高耸千仞,立长江巨浪,撞鄱湖洪涛的雄姿,以及娇艳俊美,深闳幽邃的万千景象。后半部分,从“从羡君买田筑屋老其下”至结局,称颂刘中允的卓越才华、磊落胸怀和不苟于宠荣声利的高风亮节。这首诗,酣墨浓情,颇具李白诗歌之风,又兼有骚体格调,读后既使人振奋,又可获得艺术享受。

  欧阳修为人正直善良,关心国家安危,同情人民疾苦,直言诤谏,不阿权贵。他早年支持北宋大臣范仲淹,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因而屡遭诽谤,几经贬谪,窜逐在外多年,共同的生活经历,使他和刘中允“心有灵犀一点通”,他钦敬刘中允的为人,理解并支持他的归隐,借助称颂刘中允的诗作,也正可宣泄出他郁郁不得志的感伤。

  明正德年间,南康守陈霖将原纪念刘中允的壮节亭重建,并将《庐山高》诗和朱熹的“壮节亭记”刻于亭内。其后不久,王守仁在庐山天池手书《庐山高》,过了七年,户部主事寇天和九江兵备副使何炯在赛阳到庐山的九十九盘古道上,傍依铁壁染翠,丹崖流金之处,建起了以“庐山高”命名的石坊,并将王守仁手书的《庐山高》诗镌刻石坊一侧的石壁上,二者相得益彰,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纪念建筑。这座石坊石柱坚实,飞檐玲珑,恰似巍巍门楼,栉风沐雨屹立四百余年,一九三八年抗日战争期间被毁。而那石壁上的诗刻却幸免劫难,经受了长年风雨的侵蚀,上面的诗句至今还能隐约可见。

  欧阳修是我国十一世纪开一代文风,有几代影响的重要作家,他在散文、诗词、史传诸方面都了取得较高的成就,为人们所公认,这样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深知人才的难得,主张不拘一格,引用贤才。《宋史》上有这样的记载,说他“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他自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宋代另五大家曾巩、王安石、苏洵、苏轼等或是得到他的指点、提拔,或是受到他的影响,他这种敬重人才的伯乐胸怀,也体现在平时待人待物之上,在庐山他与圆通寺居衲禅师的交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圆通寺,位于庐山西南石耳峰下,原名崇胜寺,为南唐后主李煜所建。相传,辟土动工之日,从地下挖出一尊金铸观音菩萨,因为观音别号圆通,故后主赐名圆通寺。这里,寺后重峦献翠,寺前浅湍送歌,真是山环水绕,意幽境美的地方。欧阳修到庐山后,听说圆通寺不但风景秀美,还住着一位有学问的老和尚,于是前去探访,二人一见如故,常常秉烛夜谈。

  欧阳修原本对佛老之学表示怀疑,“尝恶其学幻。”但是,当他发现眼前这位双目炯炯有神,避居深山古刹的老和尚学识渊博,谈吐非凡的时候,又不囿于自己思想上对佛教的见解,而是十分的惊异和叹服,“人之有技,苦已有之”,深为结识了这位“林下遗贤”而荣幸。居衲禅师当然也被这位名震海内的大人物平易近人的作风所感动,喜极欲泪。临别之日,两人依依不舍,互道珍重,欧阳修还题诗相赠:

  方瞳如水衲披肩,邂逅相逢为洒然,五百僧中得一士,始知林下有遗贤。

  后人为了纪念欧阳修与居衲的这次谈话,在圆通寺建起了一座“夜话亭”,据方志记载,自欧阳修到过之后,圆通寺“名重海内,四方沙门多归之”,历代文人学士也纷纷寻胜来游。圆通寺于明末沦废。

  欧阳修不仅才学出众,而且品德高尚,他对自己备尝艰辛的母亲十分尊敬和孝顺,母子之间的绵绵情义一直为人们所称道。

  欧阳修的童年是不幸的,他虽然出身于封建仕宦家庭,但由于四岁时父亲去世,家境急转直下,家人过着越来越贫寒的生活,家里到了“无一瓦之覆,一陇之植,以庇而为生”的地步。但是,欧阳修的母亲郑氏是一位有毅力,有见识的妇女,她挑起了持家和教养子女的重担,为了让孩子长大成才,这位母亲耗尽了心血。他家没有钱买笔墨纸砚,母亲只好用荻草杆当笔,铺沙当纸,教欧阳修练字,这就是后人传为佳话的“画荻教子”。

  欧阳修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他自幼敏慧过人,读书过目成诵,长大后,对母亲更是敬重备至。皇右五年,欧阳修的母亲以七十三岁的高龄病逝于南京,欧阳修即将母亲遗体运送故乡安葬。母亲慈祥的面容,辛劳奔波的身影,时时出现在眼前。并写了《先妣事略》这篇著名散文,叙述了母亲含辛茹苦的一生,悼念之情倾注文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赋诗寄情 夜谈相知

发布时间: 2015-06-10 11:26: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924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庐山高歌赠刘凝之

  庐山高哉几千仞兮,根盘几百里,峨然屹立乎长江。长江西来走其下,是为扬澜、左蠡兮,洪涛巨浪日夕相冲撞。云消风止冰镜净,泊舟登岸而望远兮,上摩青苍以晻霭,下压后土之鸿宠。试往造乎其间兮,攀缘石磴窥空谼。千崖万壑响松桧,悬崖巨石飞流淙。水声聒聒乱人耳,六月飞霜洒石矼。仙翁释子亦往往而逢兮,吾尝恶其学纪而言咙。但见丹霞翠壁远近映楼阁,晨钟暮鼓杳霭罗幡幢。幽花野草不知其名兮,风吹雾湿香涧谷,时有白鹤飞来双。幽寻远去不可极,便欲绝世遗纷厖。羡君买田筑室老其下,插秧成畴兮酿酒盈缸。欲令浮岚暖翠千万状,坐卧常对乎轩窗,君怀磊砢有至宝,世俗不辨珉与玒。策名为吏二十载,青衫白首困一邦。宠荣声利不可以苟屈兮,自非清泉白石有深趣,其意兀硉何由降,丈夫壮节似君少,嗟我欲说,安得巨笔如长杠。

  欧阳修是皇右五年(公元1053年),从南京送母送葬故乡江西永丰县后,返回职所途中,登游庐山的。这次,他还全过程赶到庐山东南的南康(今星子县)落星湾,拜访了他的同年老友,在此隐居的北宋名士刘中允。欧阳修有感于刘中允高山一样的节操,挥笔写下了上面这首诗。

  《庐山高》不是信手拈来的题赠之作,而是一篇借物喻人,寄兴深微的成熟力作。诗人黄庭坚在庐山读了这首诗后,曾题跋说:“庐山之美,既备于欧阳文忠公之诗,中朝士大夫读之慨然。”诗的前半部分以开阔合纵的气势,写出庐山高耸千仞,立长江巨浪,撞鄱湖洪涛的雄姿,以及娇艳俊美,深闳幽邃的万千景象。后半部分,从“从羡君买田筑屋老其下”至结局,称颂刘中允的卓越才华、磊落胸怀和不苟于宠荣声利的高风亮节。这首诗,酣墨浓情,颇具李白诗歌之风,又兼有骚体格调,读后既使人振奋,又可获得艺术享受。

  欧阳修为人正直善良,关心国家安危,同情人民疾苦,直言诤谏,不阿权贵。他早年支持北宋大臣范仲淹,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因而屡遭诽谤,几经贬谪,窜逐在外多年,共同的生活经历,使他和刘中允“心有灵犀一点通”,他钦敬刘中允的为人,理解并支持他的归隐,借助称颂刘中允的诗作,也正可宣泄出他郁郁不得志的感伤。

  明正德年间,南康守陈霖将原纪念刘中允的壮节亭重建,并将《庐山高》诗和朱熹的“壮节亭记”刻于亭内。其后不久,王守仁在庐山天池手书《庐山高》,过了七年,户部主事寇天和九江兵备副使何炯在赛阳到庐山的九十九盘古道上,傍依铁壁染翠,丹崖流金之处,建起了以“庐山高”命名的石坊,并将王守仁手书的《庐山高》诗镌刻石坊一侧的石壁上,二者相得益彰,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纪念建筑。这座石坊石柱坚实,飞檐玲珑,恰似巍巍门楼,栉风沐雨屹立四百余年,一九三八年抗日战争期间被毁。而那石壁上的诗刻却幸免劫难,经受了长年风雨的侵蚀,上面的诗句至今还能隐约可见。

  欧阳修是我国十一世纪开一代文风,有几代影响的重要作家,他在散文、诗词、史传诸方面都了取得较高的成就,为人们所公认,这样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深知人才的难得,主张不拘一格,引用贤才。《宋史》上有这样的记载,说他“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他自己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宋代另五大家曾巩、王安石、苏洵、苏轼等或是得到他的指点、提拔,或是受到他的影响,他这种敬重人才的伯乐胸怀,也体现在平时待人待物之上,在庐山他与圆通寺居衲禅师的交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圆通寺,位于庐山西南石耳峰下,原名崇胜寺,为南唐后主李煜所建。相传,辟土动工之日,从地下挖出一尊金铸观音菩萨,因为观音别号圆通,故后主赐名圆通寺。这里,寺后重峦献翠,寺前浅湍送歌,真是山环水绕,意幽境美的地方。欧阳修到庐山后,听说圆通寺不但风景秀美,还住着一位有学问的老和尚,于是前去探访,二人一见如故,常常秉烛夜谈。

  欧阳修原本对佛老之学表示怀疑,“尝恶其学幻。”但是,当他发现眼前这位双目炯炯有神,避居深山古刹的老和尚学识渊博,谈吐非凡的时候,又不囿于自己思想上对佛教的见解,而是十分的惊异和叹服,“人之有技,苦已有之”,深为结识了这位“林下遗贤”而荣幸。居衲禅师当然也被这位名震海内的大人物平易近人的作风所感动,喜极欲泪。临别之日,两人依依不舍,互道珍重,欧阳修还题诗相赠:

  方瞳如水衲披肩,邂逅相逢为洒然,五百僧中得一士,始知林下有遗贤。

  后人为了纪念欧阳修与居衲的这次谈话,在圆通寺建起了一座“夜话亭”,据方志记载,自欧阳修到过之后,圆通寺“名重海内,四方沙门多归之”,历代文人学士也纷纷寻胜来游。圆通寺于明末沦废。

  欧阳修不仅才学出众,而且品德高尚,他对自己备尝艰辛的母亲十分尊敬和孝顺,母子之间的绵绵情义一直为人们所称道。

  欧阳修的童年是不幸的,他虽然出身于封建仕宦家庭,但由于四岁时父亲去世,家境急转直下,家人过着越来越贫寒的生活,家里到了“无一瓦之覆,一陇之植,以庇而为生”的地步。但是,欧阳修的母亲郑氏是一位有毅力,有见识的妇女,她挑起了持家和教养子女的重担,为了让孩子长大成才,这位母亲耗尽了心血。他家没有钱买笔墨纸砚,母亲只好用荻草杆当笔,铺沙当纸,教欧阳修练字,这就是后人传为佳话的“画荻教子”。

  欧阳修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他自幼敏慧过人,读书过目成诵,长大后,对母亲更是敬重备至。皇右五年,欧阳修的母亲以七十三岁的高龄病逝于南京,欧阳修即将母亲遗体运送故乡安葬。母亲慈祥的面容,辛劳奔波的身影,时时出现在眼前。并写了《先妣事略》这篇著名散文,叙述了母亲含辛茹苦的一生,悼念之情倾注文中。


来源:中国九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