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九江 > 文化九江 > 名人履痕

提壶济世 千古杏林

——董奉在九江行医救病

来源:中国九江网  发布日期: 2015-06-10 11:34:00 【字体:

  • 信息类别:
  • 文件编号:
  • 公开方式:
  • 生成日期: 2015-06-10
  • 公开时限:
  • 公开范围:
  • 信息索取号:
  • 责任部门:
  

 

  什么地方有传奇故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地方神奇,二是人物奇妙。在庐山这个神奇的地方,就流传着董奉的奇妙故事。

  大家知道,“杏林”是医家的代名词,正像“梨园”是剧团的代称一样。医家往往自称“杏林中人”,就好比人称戏曲演员为“梨园弟子”。假如某人不幸身患疾病,恰好有幸碰上一个高明的医生,把他的病给治好了,这时就会想到给医生送块牌匾或者锦旗吧,上面写什么呢?问来问去,那些个读书人给出的主意无外乎“杏林春暖” 、“誉满杏林”、“杏林高手”等等。当人们敲锣打鼓将写有这样词汇的牌匾或锦旗送到医生那儿时,就充分赞赏了那个医生他医德高尚、医术高明,也充分表达了自己对医生的感激之情。

  要说的话,“杏林”可比“梨园”年纪大多了,“梨园”发生在唐代唐玄宗时期,而“杏林”则发生在汉末三国时期。换一个角度讲,“杏林”要比“梨园”平民化得多,“梨园”设在京城,“杏林”则在生在旷野。这并不奇怪,生病治病比搭台唱戏更关乎民生,更贴近民众,也就是说,生存问题总是第一位的。

  这“杏林”故事的主角是谁?他就是董奉,与张仲景、华佗是一个时代的人。也许董奉的主要形迹在庐山,因此董奉和庐山一样,面目模糊,叫人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说我们不知道他主修什么科目,主要医学成就有哪些,就连他的生卒年月,活到了多大年纪,也没人弄得清楚,这就与张仲景、华佗很有些不同。在后人称之为“建安三神医”的三人中,华佗的名气最大,他的针灸术、麻醉术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是著名的外科医生。张仲景由于写下了《伤寒杂病论》,经后人整理改编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两部医学巨著而不朽,可以说是响当当的医学专家。而董奉,亦人亦神,亦医亦道,搞不清行踪,弄不清来历,这位老兄在当时恐怕就是一个云里雾里的人物,叫后来的考据家们伤透了脑筋。但有一点,董奉的故事,比较起前两位,则要有趣得多。

  据传,董奉,字君异,福建候官县(今福州市)人,生于汉末三国时代。三国时代是一个乱世,不错,乱世是出英雄,但乱世更出苦难,因为所有的英雄雕像都要靠老百姓的血肉之躯来筑就。在这样的乱世,大概董奉觉得自己当不了英雄,于是选择做一个医生,正所谓“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这样一个理想,在乱世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不容易的是,董奉似乎不大热衷于与官僚士大夫周旋,而更乐意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在治好了交州刺史士燮的不治之症后,不管怎么赏赐,任凭怎么挽留,董奉还是执意要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庐山脚下,于是也就开启了最为后人称颂的一段佳话。

  当年的庐山,可不像今天这么有诗情画意。董奉行医之处,是庐山脚下一个叫归宗的地方,那时候疾病流行,水旱频仍,百姓生活非常艰苦。董奉到这儿后,天天给人治病。他立下一个规矩,重病患者经他治好后,不要钱,不要粮,你栽五棵杏树就可以了,如果病不太重,栽一棵就够了,这样经过了几年,好家伙,一个十万多株杏树的林子就形成了。阳春三月,繁花似锦,春色满园;杏黄时节,果实累累,百里飘香。大人小孩笑语其中,飞禽走兽游戏其间,真可谓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杏树结果后,董奉在林中建了一间简易仓房,告诉大家,有想买杏的不用通报,只要拿一罐粮食倒进仓房,就可以把一罐杏子拿走。这样一来,他人得到了杏子,董奉得到了粮食,大家都很高兴。可指头并非一般长,世上总有贪心人,个别人在罐子里放一点点粮食,却装了满满一罐子杏,心想反正你看不见,我可是赚大发了,没想到这时一只老虎突然吼叫着追了出来,那人吓得屁滚尿流,捧着装杏的罐子急忙往回跑,慌慌张张的,一路上罐子里的杏子掉出去不少,到家一看,可怪,剩下的杏正好和送去的粮食一样多。还有极个别的混混,压根儿不带粮食,干脆来偷杏,这老虎就一直追到混混家,把他咬死。家人一看,知道是因为偷了杏,就赶快把杏拿来还给董奉,并磕头认罪,董奉一包药下去,死了的人又活过来了。这一下,大家伙儿都知道那老虎的厉害,当然更知道董奉的厉害,就再也不敢以少换多,更不敢来偷杏了。一来二去,董奉每年以杏子换得大量粮食,就用来救济庐山周边贫苦百姓和南来北往的饥民,一年之中救助的百姓多达二万余人。

  说来正像董奉的表字一样,这里面就有很多灵异的成分了,尤其是那只老虎。看来庐山的老虎不简单,除了在这儿有上好的表现外,见于传说的还有百十年后,陶渊明、陆修静到东林寺拜访慧远,三人相洽甚欢,在起身送客时,慧远不知不觉地送过了东林寺大门口的小溪,对面山上的老虎就吼叫起来,意思是你慧远大师把自个送客不过溪的规矩给破坏了,于是三人相视大笑而别。“虎溪三笑”,给寂寞的文坛和孤独的人心送来了一丝安慰,也说明庐山的老虎非常可爱。

  老虎可爱,说到底还是人可爱。想两汉魏晋南北朝时候,大概俺们中国还处于少年时期,那时候正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一门心思想闯荡江湖,侠行天下,有时候打架打赢了,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不管是姑表姨表,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都叫你心服口服,俯首称臣;有时兄弟阋墙,争得你死我活,坛坛罐罐都打碎了,还不甘心,还想争,争运气,争正统,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从不善罢甘休;有时候碰到一个厉害的家伙,或者碰到一群狼,被揍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或被撕咬得衣衫褴褛,伤痕累累,连家底都赔光了,但咬着牙,不掉泪,抚摸伤疤,暗自疗伤,心中老大不服气,想的是如何扳本,如何再战一场。总之,这可算得上是一个少年英雄时期,满脑子光荣与梦想,行动上鲁莽又可爱。也只有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才有这样可爱的老虎,才有这样可爱的人。

  董奉的可爱当然并不光是和老虎为伴,他的治病方法也与众不同。譬如一个热病患者来求医,只见他用五层布单蒙上病人,也不知用没用药,反正病人感觉就像被一个什么怪物舔了一遍,周身的皮肤全脱掉了,他告诉病人勤洗澡、不要被风吹,二十天后病人身上长出了新皮,病也好了,皮肤十分光滑,“身如凝脂”。据说他还是一个“神”人,可以呼风唤雨,有一年天大旱,就是他求来了雨,“方民大悦”。就连他娶妻,也和别人不一样,说是县令的女儿,“为精邪所魅”,老治不好,县令就放出话来,说如果谁把我女儿治好了,我就将女儿许配给他。董奉就召来了一条几丈长的大鳄鱼,让鳄鱼自己在地上一直爬到县令家门口,这时大伙儿一起努力,当着姑娘的面把鳄鱼杀死,结果那姑娘的病就好了,结果真的就做了董奉的妻子。这些事儿看起来都很神妙,很灵异,实际上可能也不无道理,要知道,药蒸药浴确实是重要的给药方法,经长期观察天气确实可以预报,强烈刺激对某种精神疾患可能会带来不可思议的效果。董奉的方法是不是运用这些原理,我们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他这些方法管用,够用,为他带来了良好的口碑。

  看来老百姓的口碑很重要,也是最难得的。董奉就是由于老百姓的口碑而赢得了声誉。不像华佗,董奉在正史中并没有记载,他的故事见于很可疑的晋代葛洪编著的《神仙传》;也不像张仲景,董奉没有医学典籍留存于世,他的那些治病救人的法子就像庐山一样云遮雾罩。他靠的就是口碑。在口口相传的故事里,董奉成为一个“神”人,杏林成为一片圣地。

  昨天,我与当医生的朋友闲谈,说“建安三神医”很有意思,他们的行医范围不同,恰好也“三分天下”,华佗在魏,张仲景在蜀,董奉在吴;他们的学科不同,华佗擅长外科,张仲景精于内科,董奉不知道什么科;他们结局不同,华佗被曹操砍了头,张仲景大概是自然死亡,董奉“羽化登仙”了;他们的历史影响也不同,华佗进了“中央档案馆”,张仲景进了“国家图书馆”,董奉进了“民间博物馆”。最后,朋友的话很有深意,为老百姓做事,很寂寞,很难,但也最有意义,最长久……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收缩

提壶济世 千古杏林

发布时间: 2015-06-10 11:34:00
信息类别: 名人履痕
文件编号: JJSZF-201506-1214946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生成日期:2015-06-10
公开时限: 常年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什么地方有传奇故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地方神奇,二是人物奇妙。在庐山这个神奇的地方,就流传着董奉的奇妙故事。

  大家知道,“杏林”是医家的代名词,正像“梨园”是剧团的代称一样。医家往往自称“杏林中人”,就好比人称戏曲演员为“梨园弟子”。假如某人不幸身患疾病,恰好有幸碰上一个高明的医生,把他的病给治好了,这时就会想到给医生送块牌匾或者锦旗吧,上面写什么呢?问来问去,那些个读书人给出的主意无外乎“杏林春暖” 、“誉满杏林”、“杏林高手”等等。当人们敲锣打鼓将写有这样词汇的牌匾或锦旗送到医生那儿时,就充分赞赏了那个医生他医德高尚、医术高明,也充分表达了自己对医生的感激之情。

  要说的话,“杏林”可比“梨园”年纪大多了,“梨园”发生在唐代唐玄宗时期,而“杏林”则发生在汉末三国时期。换一个角度讲,“杏林”要比“梨园”平民化得多,“梨园”设在京城,“杏林”则在生在旷野。这并不奇怪,生病治病比搭台唱戏更关乎民生,更贴近民众,也就是说,生存问题总是第一位的。

  这“杏林”故事的主角是谁?他就是董奉,与张仲景、华佗是一个时代的人。也许董奉的主要形迹在庐山,因此董奉和庐山一样,面目模糊,叫人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说我们不知道他主修什么科目,主要医学成就有哪些,就连他的生卒年月,活到了多大年纪,也没人弄得清楚,这就与张仲景、华佗很有些不同。在后人称之为“建安三神医”的三人中,华佗的名气最大,他的针灸术、麻醉术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是著名的外科医生。张仲景由于写下了《伤寒杂病论》,经后人整理改编为《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两部医学巨著而不朽,可以说是响当当的医学专家。而董奉,亦人亦神,亦医亦道,搞不清行踪,弄不清来历,这位老兄在当时恐怕就是一个云里雾里的人物,叫后来的考据家们伤透了脑筋。但有一点,董奉的故事,比较起前两位,则要有趣得多。

  据传,董奉,字君异,福建候官县(今福州市)人,生于汉末三国时代。三国时代是一个乱世,不错,乱世是出英雄,但乱世更出苦难,因为所有的英雄雕像都要靠老百姓的血肉之躯来筑就。在这样的乱世,大概董奉觉得自己当不了英雄,于是选择做一个医生,正所谓“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这样一个理想,在乱世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不容易的是,董奉似乎不大热衷于与官僚士大夫周旋,而更乐意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在治好了交州刺史士燮的不治之症后,不管怎么赏赐,任凭怎么挽留,董奉还是执意要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庐山脚下,于是也就开启了最为后人称颂的一段佳话。

  当年的庐山,可不像今天这么有诗情画意。董奉行医之处,是庐山脚下一个叫归宗的地方,那时候疾病流行,水旱频仍,百姓生活非常艰苦。董奉到这儿后,天天给人治病。他立下一个规矩,重病患者经他治好后,不要钱,不要粮,你栽五棵杏树就可以了,如果病不太重,栽一棵就够了,这样经过了几年,好家伙,一个十万多株杏树的林子就形成了。阳春三月,繁花似锦,春色满园;杏黄时节,果实累累,百里飘香。大人小孩笑语其中,飞禽走兽游戏其间,真可谓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杏树结果后,董奉在林中建了一间简易仓房,告诉大家,有想买杏的不用通报,只要拿一罐粮食倒进仓房,就可以把一罐杏子拿走。这样一来,他人得到了杏子,董奉得到了粮食,大家都很高兴。可指头并非一般长,世上总有贪心人,个别人在罐子里放一点点粮食,却装了满满一罐子杏,心想反正你看不见,我可是赚大发了,没想到这时一只老虎突然吼叫着追了出来,那人吓得屁滚尿流,捧着装杏的罐子急忙往回跑,慌慌张张的,一路上罐子里的杏子掉出去不少,到家一看,可怪,剩下的杏正好和送去的粮食一样多。还有极个别的混混,压根儿不带粮食,干脆来偷杏,这老虎就一直追到混混家,把他咬死。家人一看,知道是因为偷了杏,就赶快把杏拿来还给董奉,并磕头认罪,董奉一包药下去,死了的人又活过来了。这一下,大家伙儿都知道那老虎的厉害,当然更知道董奉的厉害,就再也不敢以少换多,更不敢来偷杏了。一来二去,董奉每年以杏子换得大量粮食,就用来救济庐山周边贫苦百姓和南来北往的饥民,一年之中救助的百姓多达二万余人。

  说来正像董奉的表字一样,这里面就有很多灵异的成分了,尤其是那只老虎。看来庐山的老虎不简单,除了在这儿有上好的表现外,见于传说的还有百十年后,陶渊明、陆修静到东林寺拜访慧远,三人相洽甚欢,在起身送客时,慧远不知不觉地送过了东林寺大门口的小溪,对面山上的老虎就吼叫起来,意思是你慧远大师把自个送客不过溪的规矩给破坏了,于是三人相视大笑而别。“虎溪三笑”,给寂寞的文坛和孤独的人心送来了一丝安慰,也说明庐山的老虎非常可爱。

  老虎可爱,说到底还是人可爱。想两汉魏晋南北朝时候,大概俺们中国还处于少年时期,那时候正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一门心思想闯荡江湖,侠行天下,有时候打架打赢了,把对手打得落花流水,不管是姑表姨表,还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都叫你心服口服,俯首称臣;有时兄弟阋墙,争得你死我活,坛坛罐罐都打碎了,还不甘心,还想争,争运气,争正统,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从不善罢甘休;有时候碰到一个厉害的家伙,或者碰到一群狼,被揍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或被撕咬得衣衫褴褛,伤痕累累,连家底都赔光了,但咬着牙,不掉泪,抚摸伤疤,暗自疗伤,心中老大不服气,想的是如何扳本,如何再战一场。总之,这可算得上是一个少年英雄时期,满脑子光荣与梦想,行动上鲁莽又可爱。也只有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才有这样可爱的老虎,才有这样可爱的人。

  董奉的可爱当然并不光是和老虎为伴,他的治病方法也与众不同。譬如一个热病患者来求医,只见他用五层布单蒙上病人,也不知用没用药,反正病人感觉就像被一个什么怪物舔了一遍,周身的皮肤全脱掉了,他告诉病人勤洗澡、不要被风吹,二十天后病人身上长出了新皮,病也好了,皮肤十分光滑,“身如凝脂”。据说他还是一个“神”人,可以呼风唤雨,有一年天大旱,就是他求来了雨,“方民大悦”。就连他娶妻,也和别人不一样,说是县令的女儿,“为精邪所魅”,老治不好,县令就放出话来,说如果谁把我女儿治好了,我就将女儿许配给他。董奉就召来了一条几丈长的大鳄鱼,让鳄鱼自己在地上一直爬到县令家门口,这时大伙儿一起努力,当着姑娘的面把鳄鱼杀死,结果那姑娘的病就好了,结果真的就做了董奉的妻子。这些事儿看起来都很神妙,很灵异,实际上可能也不无道理,要知道,药蒸药浴确实是重要的给药方法,经长期观察天气确实可以预报,强烈刺激对某种精神疾患可能会带来不可思议的效果。董奉的方法是不是运用这些原理,我们不得而知,我们知道的是,他这些方法管用,够用,为他带来了良好的口碑。

  看来老百姓的口碑很重要,也是最难得的。董奉就是由于老百姓的口碑而赢得了声誉。不像华佗,董奉在正史中并没有记载,他的故事见于很可疑的晋代葛洪编著的《神仙传》;也不像张仲景,董奉没有医学典籍留存于世,他的那些治病救人的法子就像庐山一样云遮雾罩。他靠的就是口碑。在口口相传的故事里,董奉成为一个“神”人,杏林成为一片圣地。

  昨天,我与当医生的朋友闲谈,说“建安三神医”很有意思,他们的行医范围不同,恰好也“三分天下”,华佗在魏,张仲景在蜀,董奉在吴;他们的学科不同,华佗擅长外科,张仲景精于内科,董奉不知道什么科;他们结局不同,华佗被曹操砍了头,张仲景大概是自然死亡,董奉“羽化登仙”了;他们的历史影响也不同,华佗进了“中央档案馆”,张仲景进了“国家图书馆”,董奉进了“民间博物馆”。最后,朋友的话很有深意,为老百姓做事,很寂寞,很难,但也最有意义,最长久……


来源:中国九江网